追蹤
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315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血鴛鴦(風泉風)<中>

  「怎麼,我這樣看你,你不舒服?」
  「不是,只是意外。」
  「我們的意外還不夠嗎?」
  聽到玉秋風話中有話,黃泉只是微笑不語,靜靜的看著她。而玉秋風似乎也有點訝異他只是看著自己不說話,平常那樣冷傲的態度,逐漸轉成彆扭的羞赧。
  看到她臉上微妙的變化,黃泉就知道,今天早起來學校是值得的!
  「對了……」黃泉突然想起昨天接了個單,今天要去附近的一個摩天樓。他知道目標今晚會在那邊的高級餐廳用餐,比起一個人邊吃飯邊觀察目標,兩個人一起一定會有趣許多。
  所以他抱著嚐試、亦也被回絕的心態,對著她開口:「妳今天晚上有打工嗎?」
  她盯著他的眼,似乎在觀察他是否有所企圖。
  「……沒有。」她淡淡說著,語氣似乎有所保留。
  黃泉有些喜形於色,又接著說:「那……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摩天樓吃飯。」
  「摩天樓?」她的眼神微變,不過很快又恢復以往的目光。
  「嗯,妳知道在哪吧?」
  「我有說要答應你了嗎?」
  「妳如果要拒絕我,不會讓我講了這麼多句話。」
  玉秋風看著黃泉那張旁人所傳的冰冷俊容,此時堆滿了真心誠意的微笑。
  看著看著,白皙的臉顏不禁浮出一抹不自然的紅暈,她看到他笑意更深,匆匆的別過臉,並丟了一句話。
  「……隨便你。」
  「好好,那就隨便我。」黃泉笑著在她的筆記本上寫下時間地點,還有自己的手機號碼。
  這一次,她沒有把它從筆記本上帥氣的撕下來。
  
  
  9
  
  入夜後,城市隨即染上五顏六色的燈火喧囂。
  穿著西裝的黃泉關上黑頭車的車門,與司機約了時間後,轉身往摩天大樓門口一旁的噴水池走去。
  他邊走邊看了眼在中央的大鐘,正好六點整,清脆響亮的鐘聲迴盪於耳,久久不曾停歇。幾隻在廣場的白鴿聞鐘振翅而飛,給墨藍色的天空增添些許和樂的色彩。
  他來到噴水池旁,噴起的水柱,透過下方藍色燈源照映,如夢似幻。
  原本黃泉還帶有會等個幾分鐘、甚至對方放自己鴿子的心態,沒想到他才剛繞到噴水池另一邊,就看到她穿著一襲深紫綢緞、小露香肩的小禮服。
  「……」黃泉還來不及開口喚她,她就先發現到他。她拎著小包包、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
  「妳……」黃泉的眼睛移不開她,平常只要見到女人穿的漂亮,他就能說出一連串漂亮的讚美說詞,如今他卻吐不出半句,只有像壞掉的收音機不斷的妳妳妳。
  「……嗨。」她小聲滑出一個音。
  她的打招呼好像很羞澀……好可愛。黃泉盯著她的臉,原本他只慶幸她的打招呼不要是一個冷眼就好了,結果竟然……
  對於黃泉那種熱情的目光,玉秋風很快就實現了他的願望──白了他一眼。
  「我……回家查了一下,你說的那家餐廳似乎很高級,不能隨便穿……」她淡淡的說著,可黃泉很明顯的可以聽出她的語氣,和以往真的有不同。
  「查到最後,想說乾脆放你鴿子好了,這麼囉唆,就跟你的人一樣。況且,我們又不熟──」
  「我們這樣還不算熟……」「可是我室友說,『有人要請妳去這種高檔餐廳吃飯,妳不去簡直是暴殄天物!妳去租一套像樣的衣服,比餐費還便宜啊』。」
  「然後妳就來了?」
  「如果她沒有邊說邊掐著我的話,我搞不好就真的不來了。」玉秋風說著,還真的伸出手抓著自己的脖子,接著對黃泉扮鬼臉。
  黃泉先是一怔,才笑聲:「那真的會很可惜。」
  「對你來說嗎?」
  黃泉笑而不答,他遲早要習慣她這種說話方式。因為不是惡意,所以更能發現她的可愛。
  「很奇怪嗎?你看我的眼神,好像看到什麼妖魔鬼怪。」
  「完全不會,很適合妳。」黃泉點頭,主動向前牽起她的手。
  要說是什麼妖魔鬼怪,那就是美麗的小妖精吧。
  「喔。」她囁嚅了一聲,沒有甩開他的手。「你也很好看。」
  黃泉乍聽,還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他回頭過來確認,可這時玉秋風已經對他失去興趣,轉而看往別的地方。
  雖是如此,他仍感受到被他握著的小手,緊張的掐了他的掌心一下。
  
  兩人跟著侍者來到預定的位置,是個寧靜、又可以靠窗看風景的好位置。來到這家餐廳吃飯,除了好的菜色和美酒,就屬自高瞭望繽紛璀璨的城市夜景最吸引人。
  坐定後,黃泉主動和玉秋風推薦幾個菜色,玉秋風笑了一聲說她可是有備而來,很快就照著菜單點了餐。
  黃泉點完後,頗有饒興的看著玉秋風:「我想,妳所謂的有備而來,應該是妳室友的功勞吧。」
  「是啊。」她很大方的承認。
  「嘖,被搶先一步。」
  「呵。」
  兩人就這樣在等待送餐的時間裡,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黃泉發現其實她和自己真的很像,表面上拒人於千里之外,但實際上熟了以後,意外的讓人感到親切……雖然講話還是很刺。
  黃泉邊聊邊注意餐廳門口,他選的位置,剛好可以看到門口人員的走動。不一會,一名披著酒紅色長鬈髮、身著深黑短裙禮服、搭著白色輕紗披肩的女子,踩著深色高跟鞋,與兩名戴著墨鏡的黑衣男子進入。
  ……這就是今晚的目標,全城第二大地下黑幫之主,血薔薇瑪莉。而那兩名隨從身手更是不凡,聽說之前待過FBI,之後因不明原因開始效忠血薔薇。
  今晚的對手值得挑戰,所以,那個愛撞單的小子,說不定也會來這間摩天樓餐廳……
  黃泉看著那抹深紅身影,在離自己斜前方約五公尺的位置坐下,這才將目光收回,而玉秋風似乎也在同一時間,把目光轉回來。
  他看著她心不在焉的模樣,想想剛才她好像也是在看血薔薇的方向,心猛然露了拍。
  他雖然喜歡看美人,但當美人變成目標時,他的眼神絕對會不一樣。
  她察覺到了嗎?
  黃泉邊想,邊看向坐在前方的玉秋風,這時他對上玉秋風不經意抬頭一瞥,竟看似心虛的很快避開。
  應該是自己想太多……就算自己眼神再怎麼不同,尋常人應該無法分辨才是。
  「秋風。」
  「……嗯?」玉秋風將她的視線,往窗外夜景轉回。
  黃泉瞇起眼,露出有點作弄的壞笑……雖然他知道他親愛的同班同學不吃這套。
  「妳剛剛,在看哪裡?」
  「呃……」玉秋風像是被說中秘密般,臉容有點僵硬,眼神也不敢再對上他。
  黃泉只覺她的反應實在有趣,她真的是無時無刻帶給他驚喜。
  他探出手,輕輕觸上她右肩下有些歪斜的蝴蝶結,似是不經意提到:「嗯……妳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這次她如他預期之中沒有回答,可是當替她扶正蝴蝶結的他抬起眼,看到的,卻是滿臉通紅的玉秋風。
  
  餐點剛好送到,化解兩人之間微妙的氣氛。黃泉拿起刀叉準備享用,卻發現玉秋風愣在那,瞪著那些餐具,好像跟自己有什麼深仇大恨。
  「哈,這妳就沒有準備到了吧?」
  「這麼囉嗦的吃法,不適合我。」玉秋風哼了一聲,準備挑一個最順眼的來用,卻被黃泉笑聲制止。
  「妳都坐在這,那就認命吧。」他咯咯輕笑,笑得玉秋風臉上又起了不自然的紅暈。
  「從最外面的開始用。」
  「喔。」
  兩人就這樣開始用餐。
  「對了,忘了問妳。」黃泉放下餐具,問:「妳為什麼要答應我?」
  「我答應你什麼?」玉秋風挑了挑眉,一臉莫名奇妙。
  「答應出來和我吃飯。」
  「原因我剛才不是講過。」她一邊低估「難怪看起來老成老成」,一邊低頭繼續吃她的。
  「不對。」黃泉這次說話有點強硬,玉秋風一臉莫名的抬起臉。
  「我指的是,妳為什麼在學校,那麼輕易就答應我的邀約。」黃泉知道這樣的問法很不妥,可是對方是玉秋風這種類型的女孩子,講清楚會比較好,而且他也想知道她的想法,很想。
  「……」玉秋風沒有回話,只是那瞬間眼神的冷漠,他自是沒有漏看。
  「果然還是不行嗎……」
  「不行什麼?」
  「像這樣正常的……和其他人交……朋友。」
  黃泉一開始還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可仔細想想,他發現她的確沒有什麼朋友,就連打工時她看起來也是一個人,除了她剛剛嘴裡提到的「室友」外,就沒聽她再提起他人。
  黃泉他不是沒有朋友,是他的朋友都不是他的同學;而她沒有朋友,是因為她和人不太會相處……嗎?
  他越想,越發覺自己對她的陌生,但也因為如此,讓他更加想去了解她。
  「妳啊……」黃泉邊玩著刀叉,邊說,「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妳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其實只要妳願意,並且拿出妳的真心,一定會有很多朋友的。」
  「……你不會懂的。」她仍垂著臉,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不想浪費其他人的時間。」
  又是這句話……這句莫名奇妙的話,聽得黃泉莫名有股怒氣。他正想說他的「泉式大道理」,卻又被她接下來的話打斷。
  「可是我總覺得,你和我很像……」她抬起臉,沾了一些水氣的杏眼靜靜看著他。「都一樣,看起來,很寂寞。」
  黃泉微微瞠眼,盯著說完這話,又再度避開視線的玉秋風。
  那種與其說是被看穿的難堪,倒不如是一種久逢之音的興奮感。
  黃泉手捂著額,搖搖頭:「唉……我以為妳是那種什麼事都不會想、什麼事都無所謂的呆頭鵝呢。」
  「你說什麼!誰、誰呆了!」
  看著玉秋風氣的想從座位上站起,黃泉伸出食指,觸在唇上給了她一個優雅的禁聲手勢。
  「人與人之間相處,無論是好是壞,都是在製造一段彼此相處的回憶,不會有什麼浪不浪費時間的說法。」黃泉輕聲,「妳有這樣的想法,而不去與人相處,當然就沒有人和妳做朋友。」
  玉秋風沒有作聲,但也沒有認同他的點頭,就只是睜著杏眼盯著他瞧。
  「不過我想,妳就是在等像我這樣的人吧。」
  「像你這樣的人?」她說,嗓音還挑高了些。
  黃泉看著,再度笑了出來:「當然是……能打開妳心鎖的人囉。」
  「……你還是一樣,很自大。」她的臉又更紅了。
  「還可以,我可是有自大的本錢啊!」
  玉秋風玩了一會刀叉,才又緩緩抬起臉,喚了黃泉一聲。
  黃泉第一次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差點沒被嘴裡的菜噎死。
  「你……會約我,我很高興。」玉秋風輕輕說著,聲音就像一陣柔軟的風。「而且你很會約,還能約到我有空、不用打工的時候。」
  「因為我是黃泉啊。」
  「是啊,自大泉。」
  
  愉快的用餐時間結束,站在餐廳外的黃泉瞥了一眼目標血薔薇,那邊正巧也結束用餐。
  他對身旁的玉秋風眨了眨眼,「今天很愉快。嗯……我很想送妳回家,可是我待會還有事要處理。」
  「嗯,沒關係。」玉秋風很爽快的回應。
  「我可以請司機送妳回家。」
  「我就在想,你到底是那家的少爺,看樣子還真是貨真價實的少爺啊!」挽著他的手稍微用力了些,玉秋風仰起臉,笑著。
  「少爺就不可以跟妳做朋友嗎?」黃泉湊了上去,卻沒有過度逾舉,只是替她撥開眼前的瀏海。
  看著她再度臉紅的模樣,黃泉也心滿意足了。他親暱拍拍她的頭頂,送她去坐電梯。
  「路上小心。」
  「嗯。」
  當電梯門關上的瞬間,他看到玉秋風微微張啟的粉唇,以唇語對他說:「今天我也很高興,謝謝你。」
  
  
  10
  
  因為玉秋風那句話,差點讓黃泉忘了今晚最主要的目的。
  他由逃生門來到餐廳上的一層樓,是目前仍在待售中的辦公樓層。
  他換了一身輕裝,俊容覆上深藍面具,披散著一頭異色長髮,拿著長槍待在一旁凹進去的窗口死角。
  不一會,目標出現。不單單只有血薔薇,還有幾個認得出來的頭臉人物也相繼出現。
  聽說今晚的會面結果,會對全市的地下組織產生強大的影響,雇主大概是會吃虧的那一方吧。
  至於為什麼會約在這種見不得人的地方,黃泉也管不了那麼多。
  單子後的背景他沒有理解的必要,聽到的,就當作是一個不怎麼有趣的黑色故事,聽聽,就好。
  他們殺手很簡單,接單、殺人、走人。
  沒有留下一絲眷戀。
  就在雇主指定的條件下──也就是該出現的人都出現之際,黃泉微微傾身,握槍瞄準目標血薔薇白皙的胸口。
  扣下板機的瞬間,他感覺到有一陣風,自他身後驟然颳起。
  他回身,穿著西裝的WIND,不曉得何時站在已敞開的窗口,他的臉背對著窗外的蒼藍月色,使他辨不清他的面容。
  他的舉動立刻引發在場眾人注意,黃泉嘖了一聲,雖然他早就知道要殺血薔薇,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也料到WIND會來攪局,但仍讓被打斷的他有些煩燥。
  他必須搶在WIND之前動作。
  他邊以槍身撞偏WIND的刀路,邊閃過幾個小弟掏槍射來的子彈。長腿一掃,掃向躲在一旁準備飛撲他的黑衣人,再閃身躲過一位壯漢的肘擊。
  一旁的WIND也沒空再對付他,他看著他略顯嬌小的身影穿梭在人群間,但手中飛刀的軌跡仍然往同個方向執去。
  他的目標,仍和自己一樣,是正在往出口處離開的血薔薇瑪莉。
  黃泉一腳踹開黑衣男子手上的槍,眼角餘光發現有人想從右後方偷襲WIND,順手抄起腰間的M29往那人開去。男子腹腔中彈,倒地的瞬間他與WIND同時對到眼。
  ……那是錯覺吧?為何那人的面容……是如此的熟悉……
  他的心瞬間像被什麼東西掐壓而難受,黃泉咬緊牙,避開WIND的目光,抱住長槍翻身閃過一陣槍雨後再起,快速奔至電梯處。
  正想坐電梯離開的血薔薇一看是殺手,到底是一幫之主,沒有露出一絲慌亂,美眸僅是凝著他,緩緩露出一抹任何男人都會遭受誘惑的危險笑容。
  「你……就是夜臨?」
  她甜甜笑著,笑著取出藏在胸前的掌心雷。
  她從容不迫,他比她更從容不迫。
  「「下黃泉吧。」」同一時間,不同嗓音。
  她的胸口如期中彈,灑出的鮮血,在她雪般淨白的美膚上,勾勒出一朵朵美艷的血薔薇。
  而掌心雷,則是在那一瞬間,被一把從黃泉耳旁呼嘯而過的飛刀打飛到地。
  電梯門掩,將美麗的死屍及芬芳的腥味,一併掩上。
  
  黃泉轉身,在大片血霧之中,映入眼內的,是殺出一片血路而來的WIND。
  黃泉目光落在他黑西裝內的白襯衫,在那之上,濺了一點一點的斑斑血跡,意外有種淒艷之感。
  他的目光始終不願往上移動,然而心中急於想確認的心不斷在躁動。
  他放下火狐,終於正眼對上他。
  那張臉……果然是那張臉……
  和玉秋風一模一樣的臉。
  「用不著你多管閒事,夜臨。」他低著嗓,握在手中的小刀,極其挑釁地停在他面前。
  要是平常,黃泉早就回嗆一句:「你不也學得有模有樣,可愛的小晚輩。」可如今看到這張臉,他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這樣一來,互不相欠。」WIND將手中小刀射向黃泉,不偏不倚地插入他身後一個尚未斷氣的黑衣人咽喉。
  WIND瀟灑回身,走向破裂的窗口後,一陣強風襲來,吹亂他那頭俐落短髮。
  黃泉再睜眼,已不見WIND人影。
  
  
  11
  
  他回到他其中一個租屋處,看到門縫底下塞著一個黑信封,彎身撿起後隨意塞進褲袋內。
  他連燈都不開,就這樣摸黑找到他的床,之後拿出手機,撥號。
  「喂,我看新聞了。」
  「嫇孃,我問妳。」似乎是在壓抑著什麼情緒,連他自己都不曾聽過,自己的嗓音可以如此的低沉……苦澀的低沉。
  「……嗯?」似乎察覺到電話另一端的人有些不對勁,她說話的口氣也收斂許多。
  「WIND……是男的吧?」
  「是啊。有什麼問題?」嫇孃知道現在並非調侃他的好時機,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沒有。沒事的話,我掛了。」
  他闔上手機,睜著眼,瞪著天花板。
  上面,貼了滿滿的月亮和星星的貼紙,正發出微微的亮光。這些是之前來他這玩的小弟和嫇孃,一時興起貼的。
  可是他的眼裡,如今卻看不清這些閃閃發光的月亮星星。
  那張臉,那張宛若惡夢的臉,惡狠狠的烙印在他的瞳孔裡。
  WIND……
  風……
  ……秋風……
  所以她會在用餐時,和自己一樣注意血薔薇,是因為她也是她的目標嗎?
  還有……難怪她要說那種……話……?
  他翻身,抱著大哥送給他的狐狸娃娃,用手揉著牠軟軟的狐首。
  「不對,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這一定是哪裡……搞錯了……
  
  
  12
  
  隔天他提早到學校,卻沒有如期遇到玉秋風。
  再隔了一天,他仍然不見她的人影。
  他是夜臨的時候,應該不會讓人聯想到他就是黃泉。就算身材相似,兩人的外表和性格南轅北轍,不可能知道是他。
  即便是那句可以算是他特徵、在他殺人時都會說出口的「下黃泉」,也只是一句普通到不行的話。
  所以WIND,不可能知道他黃泉就是夜臨。
  可是她卻接連沒有來學校,雖然她本來就常常因打工而不出席,可是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間點,他見不到她,把話問個清楚,他就更會胡思亂想。
  他預想了很多情況,最後得出最能說服他自己的結論……那就是WIND,應該是玉秋風的家人或親戚,而且當時場面有點混亂,外加他才剛和她吃過晚飯,所以才會把長得很像她的「WIND」誤認成是玉秋風。
  
  再隔三天,他就在下午時段遇到在校園走動的玉秋風。
  他趕緊走向前去,故作巧遇般在她身後拍拍她的肩膀。
  「就知道是你。」玉秋風轉過來,冷冷覷了他一眼,不過那雙明亮的眸子裡,多添了一絲絲笑意。
  「喔?意思是我們現在算是有心電感應?」黃泉挑了挑眉宇,略顯驚訝的說。
  嗯……她看起來就和以前一樣。
  然而腦海裡WIND那身沾染血腥的影像,卻在這個時候突爾浮現。
  那張臉,那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
  「會用這種方式跟我打招呼,我想不出來還能有誰。」玉秋風輕笑,然後……繼續走她的路。
  「呃、喂!妳、妳這幾天怎麼都沒來學校。」黃泉站在原地愣了幾秒,這才追上。
  「這很平常啊。」
  「至少打個電話過來。」
  「怎麼,你突然變班代了?」玉秋風扭過頭,笑聲。
  「……我們是朋友,我有權力關心妳。」
  「……喔。」黃泉看到她的耳根有點紅。
  「以後有事不能來學校,記得打給我,不要讓我擔心。」
  「……你自己也不常來學校。」玉秋風終於停下腳步,轉身,認真的看著黃泉。
  黃泉當然不會打退堂鼓,他凝視著她的雙眼,努力把WIND的影像自他腦中屏除。
  「我想知道妳在哪裡。」
  「……這樣,太超過朋友關心的範圍。」
  注意到玉秋風話中之意,黃泉難得無法接出他這種性格會接出的話,反倒輕咳了幾聲:「那、就超過吧!」他伸手攬住玉秋風肩頭,邊笑聲:「變成超級好朋友。」
  「超級好朋友……」玉秋風低聲重複,還不忘把黃泉的手挪開。
  「對,超級好朋友!」
  「好爛……」
  「喂!」
  
  兩人這樣一路談笑,不知不覺就走到學校側門,學生停放單車的地方。
  「我要去打工了。你沒課?」玉秋風坐上她的單車,握著把手,側臉望著一路對來的黃泉。
  「嗯……」
  看黃泉欲言又止的模樣,玉秋風主動開口:「怎麼了嗎?」
  「你有兄弟姐妹嗎?」黃泉謹慎的開口問,希望別被她看出有什麼問題。他的表情和口吻都和平常一樣,像是個關心朋友的好朋友。
  「喔……這個班代真是熱心呢。」玉秋風出聲調侃,拉了一下滑下去的背包。
  「唉,開玩笑,我黃泉可是只屬於妳的班代。」
  「少、少在哪說奇怪的話。」
  黃泉盯著她側過去紅了半邊的臉,咯咯輕笑一陣。
  「我有個哥哥。」
  「喔?跟妳差幾歲?」
  玉秋風轉回來,沒有回答。
  黃泉一副若有所思,玉秋風又開口:「我猜,接下來你是不是想說,『為了關心我的好朋友,可以讓我見見妳哥』嗎?」
  「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她踩了踩腳踏墊,側著臉說:「因為我們是雙胞胎,兩個人長得很像。」
  「……呃?」
  黃泉聽到這句話,整個人愣了住。
  他就是猜到這種情況,可是當聽到真相確實如此,他又覺得事有蹊蹺。
  他透過鏡片,看著說這話時,沒有顯得特別異常的玉秋風。
  ……難不成,她有雙面人格!?就像他一樣,普通的時候是黃泉,接單時則是夜臨;她平常是玉秋風,接單時是WIND,只是她是WIND時沒有感覺……
  不對!這是哪們子的濫電影劇情!他在亂編什麼!!
  「……雙胞胎很奇怪嗎?」
  玉秋風側著臉,望著面容有些扭曲的黃泉。黃泉回神,搖了搖頭,「沒有。有機會的話,還是想看看妳哥。」還想知道他在做什麼……是不是和他一樣,也是殺手。
  結果黃泉話還在蘊釀,玉秋風就接著說出:「看他做什麼?看我就好。」
  兩人都在這句話結束的瞬間愣住,然後白皙的臉同時刷了一層紅。
  「呃,我……我的意思是,我哥跟我長的一樣,看我跟看他……一、一樣,沒什麼好看,那個……我……」
  「……妳越是這樣解釋,越可疑……」黃泉看著拼命想解釋什麼而手忙腳亂的玉秋風,除了感到有趣外,還有種他從來未曾有過的悸動。
  「可疑什麼!走開!」看樣子,她是惱羞成怒了。她跳上單車,頭也不回的騎車走人……
  不過最後,她轉過頭,朝他扔了一瓶運動飲料,並對他說了兩字很有魄力的「再、見」。
  黃泉望著她逐漸變小的背影,再望著手中冰冰的飲料。
  ……他真的覺得這次似乎開始玩過火了。
  
  
  13
  
  黃泉邊哼著歌,邊拎著晚餐回到距離學校較近的住屋處。他才剛開門,口袋裡的手機就開始鈴鈴作響。
  他一手拿著那瓶運動飲料,另手掀開手機。
  「黃泉,有單。」
  「嗯。」他看著手中的飲料罐,回想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嘴角不自覺上揚。
  「怎麼了?發生什麼好事?」
  「嗯?有嗎?」
  「還說沒有,你剛剛飽含猥瑣笑意的那聲『嗯』就是證據。說,又去哪裡調戲良家婦女!我會視情況和我老公告狀。」
  「喂……別把我說成那種人好嗎?我也有很純情的時候……」黃泉除了訝異自己竟然會說出「純情」兩字,還訝異自己竟然邊講還會邊臉紅……真是見鬼了!
  「看樣子黃泉大情聖果然碰壁了,碰到一個讓你恢復少男心的女孩子。果然大哥說的不錯,我們的黃泉反璞歸真了呢。」
  ……看樣子他們月家人真的很會編故事……一個編的比一個還誇張。
  「這件事很值得慶祝,不過單子的事比較重要,解決完這個大單後,記得帶小女友回來一起開派對喔!」
  黃泉「哼」了一聲,回了一句「人家很忙」,倒對「小女友」那三個字沒有多加辯駁。
  「一個禮拜後,到Flamingo Las Vegas。」
  「Flamingo Las Vegas,Las Vegas?」
  「沒錯,就是Las Vegas。」
  黃泉聽到這個名稱,原本就夠亢奮的精神顯得更甚。
  這真的是大單,大到要從這裡到Las Vegas!
  「你別高興,不是叫你去贏錢,是去賺錢。」話雖是這樣說,但嫇孃那種難得笑裡沒藏刀的口氣,很擺明的就是任他去玩。
  「所以,究竟是哪個大人物,需要我去火鶴開他槍?」
  「羅喉。」話筒裡,輕輕吐出這個清晰無比的名字。
  話筒兩邊瞬間沉默。
  「……你如果不想接,那也沒關係,我可以把單讓出去。」
  「不用。」黃泉冷然開口,接著,又說了句「我會做好準備。」後,很乾脆的掛上電話。
  他坐在床舖上,交疊的雙手抵著下頷,望著電視櫃旁的那幾張照片。
  原來……這次接單要殺的……是「他」啊。
  自從發生那件事後,就金盆洗手、改去當企業大老闆的好伙伴……
  同樣,也是他黃泉的師父。
  後來黃泉只顧得羅喉的事,忘了去思考,讓他困擾的玉秋風和WIND之間的身分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