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3152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無幻笛(任無)<全>

  
  她繞過假山假水,尋著她熟悉的笛音,終讓她找著了坐在曇池旁石堆上的年輕男子。
  站在桃樹下的淨無幻並無出聲打擾,即使如此,她相信他會知道她已來到。
  像是在映證她所想,原本瞑眼吹笛的男子這時半睜了眼,如川流雲海般的瞳色隨著半掩的眸下緩然溢出。
  任雲蹤手執鐵笛,唇覆笛身,隨著風起翻飛了他的髮及道袍。雖是坐在石堆上,卻也因他一身的清新脫俗之氣而增添光華。
  ……即使是他吹的音律不甚正確,甚至有些刺耳。
  
  
  「我想,吾還是別在師父面前獻醜了。」
  任雲蹤放下鐵笛,起身望著朝自己走來的淨無幻傾身揖禮。
  淨無幻僅是露出一抹笑,再度搖了搖首。「這幾日我不在,你就鬆懈了不少。」
  「抱歉。」他道,雙眼卻直視她的眼。「這幾日我依照您所說,於每夜戌時獨自在此練笛。只是……」
  「嗯?」
  「只是每每坐上石端,我欲奏笛,可心卻是異常紛亂,奏出的音色也因此不堪入耳。」
  聽聞此言,淨無幻不禁愁上眉梢。「你入我道門已久,為何還有心緒紛亂之狀?是否需要我……」
  「……我……是在思念一個人。」
  聽到這句話,再看對方那張俊秀的臉略微羞赧,淨無幻的臉上雖無起明顯的表情變化,但白淨的臉頰上仍無法掩飾地浮出一塊淡淡的紅雲。
  她緩然垂眼,不曉得是否是在避開他的目光。
  「並非到不堪入耳,你有才華,只是尚未開竅……」
  「嗯。」
  對於淨無幻轉移話題的舉動,任雲蹤只是回以一道儒雅的笑,之後他向前握住她的手,將她帶到池旁的石子上坐定。
  「此刻有無幻在,或許我能奏出較為優美的音色。」他握著鐵笛,側的臉專注地凝著身旁的淨無幻。淨無幻回望,之後默契地一同笑了。
  「真,莫找理由。」她道著,唇邊的笑容未減。
  「這把笛與你。」她翻掌化出一把透明色的玉笛,將之遞與任雲蹤。任雲蹤接過手,知道這是她的愛笛,忍不住問了一句:「這……無幻?」
  「你開始罷,我在這聽著。」
  「……好。」
  他應允,舉起玉笛靠近唇口,在置上唇邊之際偷眼望了身側的淨無幻,而她只是回以他鼓舞的笑,而後,闔眼預備傾聽。
  難掩心中那般令他熟悉的悸動,他忍俊不住地貪戀地望了她幾會,這才收了目光,垂下眼簾,將勾著笑的唇覆上吹孔。
  仍是不甚流暢的音色,不過聽在此刻兩人的耳裏,卻是清耳悅心。
  只因兩人的心,由她的笛及他的笛音而牽引。
  
  
  笛音裊裊,就在此時淨無幻發現了一個過於明顯的錯音,她恍然睜開眼,幾乎在同個時間任雲蹤鬆開了唇。
  樂音止,兩雙靈動的眼,在月色下互望。
  「……真?」
  任雲蹤並無回話,僅是將手中的無幻笛交了過去。「無幻,可否聽妳吹奏方才我出錯的那段?」
  淨無幻雖有些困惑,但既然他開口,她也沒有拒絕的道理。
  她伸手接過,兩人的指端在這時輕輕觸了上。兩人一同抬起臉,視線對望,淨無幻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種令她悸動的眼波。
  「無……」
  見他要喚,她略顯焦促地別開臉將笛覆上,一個清音立刻滑出,她的笛音不同以往那般的穩健,還帶有一絲顫抖。
  任雲蹤深深凝著她的側臉,靜靜聆聽著她奏畢那段後,將笛交回給任雲蹤。
  「……就是方才那樣。」她說,但雙眼卻不願停留在任雲蹤臉上太久,轉爾望向池中倒影的圓月。
  淨無幻那些看似風淡雲清、實際上卻是緊張畏怯的舉動,這些在任雲蹤眼中,讓他的心更顯躁動。
  
  看樣子入了道門,他因她而歛了魔的心性,卻也因此,另起凡人的情慾之心。
  
  任雲蹤瞅著,並無接過她遞來的笛。淨無幻感到奇怪,回首來望,卻又見他接過她的玉笛,唇輕輕地貼上笛上吹孔。
  可樂音並無如期自笛身流瀉,惟見他一雙眼,深情地凝視著她。
  她終於發現他的用意,這樣的舉動,好似她之前在外頭遇到的……那只尚未壓抑心性的魔。
  她沉吟了聲,打算要斥責任雲蹤,可就在此刻他鬆開玉笛,唇間喃喃地說了甚麼後,倏然傾身親吻了她的唇。
  淨無幻瞪大雙眼,望著同樣也睜著眼的任雲蹤。他們似乎無意識兩人正在雙唇相貼,而是用眼神在近距離下,溝通著他們從不開口言說的情愫。
  
  
  是淨無幻先闔起了眼,任雲蹤也隨後跟上,探出的手扣穩她的後勺,而後吻加深、加重,先是輕輕舔舐她的唇瓣,再將舌探入她的檀口之中。
  淡淡的氛香與道氛宣染成一股特殊誘人的蜜,令任雲蹤久久無法自拔。就如同任雲蹤身上那些許的魔氣與道人的瀟灑風骨,亦使淨無幻甘與共沉淪。
  
  直到兩人缺了息,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對方。兩張染滿紅緋的顏,在澄潔的月華下,更顯明媚動人。
  任雲蹤捧著她的臉,輕輕替她拭淨她的唇角。淨無幻邊調勻氣息,邊伸手握住了他的腕。
  察覺到她的力道,任雲蹤挑起了眉,望入難得她有些不安的眼。
  「別告訴我,這些……是你過去的經驗……」
  聞言,任雲蹤竟是輕輕地笑了。
  「過去,我,有過去麼?」他道著,伸手將她摟入懷中。
  「現在的我,有妳足矣。」
  
  
  
  
  
  FIN.
  
  第二篇任無///3///送給今天的壽星五柳柳>3<ˇˇˇˇ生日快樂!!!
  是說為什麼篇名又是無幻姊姊的名字呢w哈哈我也不知道,說不定下一次就是小任的名字了(爆)
  然後就是啊那個尺度啊哈哈不是我再說要是小任不是魔的話我會寫不出這種的啦所以所以不要打我小任>3<(欸)
  但是我還是覺得他現在這個道門高人多少還是有點黑的!!!!(理直氣壯)
  
  於是乎小任在那個只有唇覆上笛子沒有吹奏的後面那句話,應該是類似”是妳先誘惑我的”XD
   因為就是……無幻笛的關係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