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4011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貓(泉風)<全>

 

  
  1
  他撿了一隻貓。
  
  
  2
  牠一進他家門就像走入牠的地盤,在他將牠從懷中放下後便直直往他臥房裡衝。他邊笑邊搖著頭,闔上公寓的門後往房裡走去。
  他看著牠窩在他凌亂的被褥團中,聽到房門傳來聲響後,抬起頭往外一望。
  結果他這時才注意到牠那副剛才淋雨而濕淋淋的模樣暗道不妙,下秒牠便很不客氣的抖了抖身子、外加在他棉被上翻來覆去滾了好幾遭,他這才怒氣沖沖地走近床舖將牠撩起。
  「還是這樣野貓性子!」他說,眼對上牠睜得無辜的藍色眼睛。
  然後牠手一揚,兇狠地往他臉上撲去。
  
  
  3
  小貓適應良好,很快就又融入他這小小公寓房間。
  牠很快就知道他的生活作息,一方面也許是因為他的作息正常的關係,不過在牠發生那件事前他的生活可沒那麼規律。
  如今因為牠的關係,讓他決心讓自己脫離那些紛擾,專注在自己嶄新的生活。
  而這樣的生活裡,有牠。
  
  
  4
  牠和以前一個樣,愛黏他時就黏他,不甩他時,他就算用東西引誘牠,牠仍不為所動。
  黏他的時候就真的很黏人,像他在用電腦處理公司的事情時,牠一時興起想和牠玩,就會跑到他腳邊磨蹭他的腳。
  牠這種舉動讓他有些尷尬,但想起牠現在的狀態,他只能在心中嘆了口氣,將牠捉到一旁的小沙發上。
  當然牠不從,又從沙發上跑到他旁邊,伸出手擋在他的筆電螢幕前,然後用那雙深邃的眼瞪著他,彷彿是在說「跟我玩,不然小心我砸了你的電腦」。
  哈,想想,這的確符合牠。
  另一個反例,前幾天他剛下班回家,一開門就看到牠窩在沙發上,藍色的眼瞪著電視台。牠正在看的是一齣偶像劇,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是部浪漫愛情喜劇,男女主角是青梅竹馬,不過就是有點「冤家」的性質,從小到大就這樣一路吵上來也不會膩,彼此又各自去交了男女朋友,然後分手後又喜歡相互吐槽,直到後來發生一件事後,他們才開始真正的重視彼此之間的關係……
  這劇目前就演到這了,不過想也知道按這種路線發展下去,一定會是歡喜大結局。
  劇情老梗,但還是有很多人愛,而且還有很多人是邊罵狗血、邊守在電視機前看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看到牠目不轉睛地瞪著電視,這時候正好是男主角正在親吻躺在病床上、且失憶的女主角,他笑了聲,該不會牠真看得懂這種劇?
  他將手上的宵夜遞上前去,牠卻連理都不理,繼續看牠的電視。
  「不吃嗎?」
  牠沒有理他,把他當空氣。
  「有   喔?」
  牠一聽到是牠喜歡吃的東西,明顯地有了和剛才不一樣的反應,但眼睛仍舊盯著前面的電視。
  他嘆了口氣,側身抓起遙控器作勢要關掉電視,在沙發上的牠才撲向前去,除了揮開他手中的遙控器外,順道也把宵夜給奪了。
  
  
  5
  早上六點一到,牠會從他身邊醒來,手伸了過去擾醒他要他餵牠吃飯。
  通常他替牠準備好早餐後就會再繼續睡回籠覺,不過最近牠似乎變了性子,硬是要纏著他要他陪牠吃。這樣就算了,後來更演變成一定要他餵牠才吃。
  牠以前有那麼任性嗎?
  他用湯匙撈著碗裡的食物送到牠嘴邊時邊想。
  然後看著牠把湯匙含到嘴裡的模樣,他又想:嗯,說這種話好像有點不妥,但牠現在這種任性的模樣,倒比以前死要面子的態度好很多。
  餵了幾口,他看牠嘴旁多了不少食物殘渣,原本他習慣性想用手抹開,不過想了一想,他有些失笑地傾身靠上前去。
  
  
  6
  馬上就到了有牠在的第一個冬天。
  基本上牠都待在家裡,沒事不會出門,而家中有暖氣也不會凍著牠。但經過之前來他家看牠的玉不凡警告過後,他便向君曼睩請教了一些關於牠衣服的事。
  他來到她和他該死的朋友的別墅內,拿了在電話裡講好的那些衣服,期間還被他該死的朋友損了好幾句,他回嘴了幾句後才發現他們家裡也養了一隻貓,不過就是隻真正的貓。
  那隻金黃皮毛的小貓從羅喉腳邊跑了出來,他看著牠後蹲下身想抱牠,結果想當然爾的那隻金黃小貓朝他凶了「喵」了聲後,翹著尾巴轉回他身旁的曼睩身上去了。
  「我身上又沒有其他貓的味道!就算有牠也是女的!」
  「你又知道牠是因為那個原因?」羅喉哼了聲,逗著躺在曼睩懷裡發出咕嚕嚕聲音的小黃貓。「或許牠是純粹討厭你。」
  他白了眼,「那是你的真心話吧,叫我快回家,別在這礙著你。」
  然後羅喉回了一句他早預料到的「你知道就好」。
  
  
  7
  他坐在床舖上,將和曼睩借來的冬衣攤在床上,然後去叫睡在沙發上的牠來瞧瞧。
  牠懶懶地睜了眼看他後翻身又睡,他邊說已經睡了一整天了不要再睡邊將牠從沙發裡抓起,帶牠到房裡看衣服。
  牠瞪著無神的眼窩在床旁,顯然對那些衣服沒有太大的興趣。而身為男人的他對這些衣服也沒太多研究,反正好穿脫、外加該露的有露就好。
  當他在想這些事時,似乎有心電感應般,讓牠從床旁起身挪到他身側,齜著牙咧著嘴並往床上撈起衣服就往他臉上砸。
  
  
  8
  一天晚上他和羅喉那一家子去外頭吃飯,路上塞了點車晚些才到家。
  他才剛想說在家等他的牠會不會發怒,開了門就看到牠站在門後,一雙哀怨的眼正盯著他。
  他向牠說明了理由,心卻是下意識地認為牠不懂這些解釋,因為已經習慣,習慣了這樣完全已不再是從前的那個『牠』。這樣的習慣很可怕,他似乎已經相信牠沒有再回到以前的可能。
  他說到最後,或許是喝了點酒,他連自己說了什麼也弄不清楚,可他卻從牠那張臉、那雙眼,看到了一瞬間悲傷悽楚的臉。
  這一瞬間讓他慌了,他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向前想抓住牠,卻是撲了個空,牠回身就往他房裡去,然後將房門給上鎖。
  
  他站在門外望著門板,一種莫名的情緒攪亂了他原以為因那件事而早已平復的心。
  那晚,他就那樣一直站在那裡。
  外面下起了雨,雨聲很大,他卻只聽得到自己落淚的聲音。
  
  
  9
  通常他們的冷戰時間不長,當然不能和以前相比。
  這天他處理完事情後就將牠抱進去浴室洗澡,他知道牠一直都喜歡在浴室裡玩泡泡,所以都會事先在浴缸裡弄了泡泡。
  他熟練地用沐浴劑搓揉牠的身體,但相較於他的「專業按摩」,牠的注意力仍舊是那滿缸子的泡泡。
  他嘆了口氣,氣牠不懂得欣賞他的好身材,不管是以前到現在都是這個樣。在他碎碎唸的同時將牠身上的沐浴劑洗清,然後抱著牠一起埋入泡泡浴缸中。
  看著牠開心地玩著那些泡泡的模樣,還頑皮地將手中的泡沫往他胸口抹,倚著牆側的他臉上不自覺地浮出一抹寬慰的笑。
  或許,那場意外來的正是時候。
  讓他能在這一段期間裡,去尋找那一些是他們一直都沒有重視、無論是刻意或忽略的事情。
  
  
  10
  時光飛逝,與這樣的牠相處已不曉得過了幾年歲月。
  牠的情況始終沒有太多變化,最多,大概也就是那一雙眼裡的情感愈顯滿溢。
  雖然玉不凡不想承認,但他卻覺得那些就是他的功勞,若沒有讓他「撿」到牠,或許牠就真的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或許牠的消失不會對這個世界產生巨大的影響,但卻會影響到至少兩個人的人生。


  11
  時值秋季,正是屬於牠的季節,他決定帶已經在家裡悶了好幾天的牠到附近的公園走走。
  牠開心的膩在他身側,望著那些枯木上的落葉隨風起舞。
  到現在……牠連自己的名字,也說不出來。
  看著牠鬆開他的手往前方奔去,那樣的背影讓他的雙眼險些失焦。
  這些年來他一直在想,當初到底是為什麼狠得下心去對牠說出那樣的謊言,才會讓牠去遭遇到那些事情。
  雖然牠與牠的家人都說錯不在他,但他心裡很清楚牠會有現在這樣的人生,有一半以上都是因為他還不夠珍惜牠。
  不夠、真的不夠。
  當他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上懊惱,在他附近繞著那些秋風落葉打轉的牠終於轉回了他身邊。
  不曉得何時牠手中多了用紙袋包著的熱包子,他問了牠以後牠才笑瞇瞇地指著一旁的行人。
  行人朝這頭望來,不曉得為什麼,他看著那兩人的模樣,就猜著了那是對年輕的夫妻。
  
  如果那件事沒有發生的話,或許他們也是他人眼中一對年輕的夫妻吧。
  
  他朝那對夫妻點頭示意,回頭來時,已看到身旁的牠將袋子裡的包子分作兩半,且其中一半已入了牠的口。
  察覺到他的目光,嘴裡還充滿著包子的牠抬起臉來望向他,接著露出淡淡的笑,將另一半的包子拿到他的面前。
  那一刻在他眼中看到得不是他手中一半的包子,而是那一雙眼……那一雙讓他心動及痛苦的深藍眼眸,眸底倒影出他因痛苦而猙獰的臉容。
  他感到他的眼及喉頭一陣酸澀,然而他在下秒卻發現敏感的牠見了他這副模樣後,而露出膽怯的、卻又有著關心的神情。
  他試圖克制住自己此刻強烈波動的情緒,逞強著笑容想接過牠手中的肉包子。
  令他震驚的,是牠伸出了另一隻手,輕柔、且小心翼翼地處上他的面頰。
  牠對再次露出了一抹笑,一抹不同於以往、卻是他記憶深處中最為懷念的微笑。
  
  
  
  
  
  「……黃……泉……」
  
  
  
  
  一滴淚,就在牠開口說出這句話之時落上了牠的指尖。
  他哽咽了一聲,伸出的手,用力地握緊了牠的雙手。

  「呵……」





  我終於可以……不用再是妳眼中的主人了。
  
  
  
  
  
  FIN.
  
  其實我想說的是劇情有很多想像空間,整個來龍去脈我寫的非常模糊,主要是要讓大家腦補,一方面這只是我洗澡想到的梗(因為我家的貓在洗衣機上,然後我邊洗邊調戲牠(欸)才想到這篇的)
  
  是說各位是在哪裡看出了貓是秋風呢w?
  
  其實會用這種奇怪的點(?)來寫我自己也覺得很妙,但是呢因為就是啊要去嘗試些不同的題材才不會被一些人說我的泉風老是一堆老梗沒新意(是說會嫌還要看的人我也不曉得該說什麼了w)
  其實老梗不是不好,而是用得好就會好,不敢說自己多強大,不過就是因為有點強大才會被拿來說嘴吧
  泉風之母大概可以說就是我的代名詞吧wwww
  
  寫到最後莫名被自己的字給虐到,雖然我知道我現代的用詞很不唯美,但是感覺自己已經很久沒被自己的文字給打到小鼻酸了
  
  或許以後發的都是這種無預警的短文吧,畢竟以後大概會比較著重課業之類的,大概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