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346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續,盲鶯(九玲)<全>

  
  不再纖秀的的玉指緊緊攢在依舊華美的衣袖底下,略微透明的袖端看得出手指的顫抖。

她抿緊唇,冰冷的水體,逐漸滲出那些綑綁在眼部的雪色繃帶。

水,透了她的繃帶,霧了她的眼界。

於她靠坐的柔軟椅背旁,是採光極為良好的精細雕窗,溫暖的冬陽透過這些花鳥雕刻灑上她極端憔悴的面容、及那失去光采的茶褐鬈髮。

這時窗外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鳥囀,而坐在窗旁的她卻毫無反應,仍舊側著臉,綁滿繃帶的眼落在雕窗的斜端上,上頭有株翠綠的嫩芽。

啁啾鳥囀仍然持續,然她卻定定地坐在原處,若是以往,依她的性子肯定會將目光落往該處……

是她所嚮往的鳥兒,是她所嚮往的……自由。

……自由……麼?

而這樣的自由換來的代價,又是甚麼?

又或者,只是她想將她對那人的情感合理化所編造的藉口罷了。

想起那段過往,指端的顫抖逐漸遍及她周身,明明曬著日陽,她卻感到異常寒冷。

她縮緊比過去更加孱弱的肩頭,如枯槁的手用力地環緊她的雙臂。

……那是場惡夢,她不願想起的惡夢。而自從她從生死關裏醒轉,至此她每夜仍擺脫不了那場噩夢。

夢中的他,是極盡虐待風蓮與她的陌生男子,而非她所傾慕的那個青年。

那樣幽默風趣、那樣溫文儒雅、那樣體貼她心……

 

鳥鳴聲更加近了,一只明黃的鳥兒拍飛著翅膀「撲騰」落上雕窗,探頭探腦了些許後,便低著頭鑽入窗內,落上了窗台上邊。

似乎是感受到了鳥兒帶來的風,她緩緩抬起臉,無法目視的眼,望向正蓬鬆的羽翎鳥兒。

…………鶯罷?

她在心中輕問,下秒,那人在他面前以掌將鶯鳥捏碎的畫面再度浮現眼前,破碎的鳥身,飛散的污穢鳥羽,以及那對他而言完全沒有價值而飛濺而出的鮮血……

恐懼再度爬滿她身,使得她抓著自己的臂力道更加劇,指尖牽著肉膚,刻出一道道以親身經歷所換來的慘痛回憶。

鳥兒注意到她的動作,微揚起了頭,小小的綠眼盯著少女瞧,後又歪了歪頭,似乎是有所不解,垂臉在原地跳了幾下,便是揚起了翅飛近了窗檯邊緣。

她的喉頭發出一串苦澀的啞吟,這已被毒物燒灼過的喉頭,早已發不出過去那般銀鈴般的嗓音。

可她並不介意,因為她所失去的,並不差這一項。

鳥兒啁啾了幾聲,眼珠咕溜咕溜地轉,這時她終於像是下定了決心,自袖端探出了手,艱難地往有鳥兒在的窗緣探去。

就在此時她又感受到了一陣風,一陣不屬於自然的風……

冷冽的風、冰寒的風,更是讓她如入地獄的業火烈風。

她知道窗檯的鳥因為他的到來而振翅飛離,在此同時她也下意識地抽回了手,膽怯地將雙手縮回袖口,臉則繼續朝著窗外。

 

……在與鳥兒玩耍麼?」

依舊是那樣溫柔的幾乎令人心醉的磁性嗓音,透過他身上特有的氛香入了她的感官。

貝齒緊嚙顫動著下唇,冷汗沿著眉角滑至削尖的下頷,接著落至了她藏著雙手的橙色袖端。

「不回答麼?」

她聽到了身後傳來他揮著扇子時所發出的細碎聲響,宛若受驚的鳥兒將自己聚縮成團。

「玲瓏……

「玲瓏……

「啊……

感受到他的手臂環住了她瑟縮成團的身軀,她本能地發出一聲極為痛苦的嗚咽。

她真的不明白,為何發生那件事後,他還能像這樣喚著她的名。

即便是她隱約聽得出,那一聲聲喚名裏,帶有種無法言明的沉重和悲傷。

「別怕吾……

感受到擁抱著自己的雙手在懺抖,她無法克制地緩緩移動自己的手,爾後按上了他此時似乎有力卻是脆弱的雙臂。

「玲瓏,抱歉,真的很抱歉……

他埋首在她的肩窩,她能嗅出他的身上滿是她每日所飲用的藥草香味。

「妳能原諒吾麼?玲瓏?」

這樣幾乎懇求的道歉究竟算甚麼?這樣究竟又能挽回了甚麼?

然後又像這樣將她緊擁入懷,給了一個已經無法在溫暖她心的親吻。

他這麼做,到底有何意義?

他們的過去早已被歷史的洪流所吞沒,如今的他們只是從鬼門關前再被拉回來的悲慘魂魄。

失去了當時的愛戀之心,他們之間還能留下甚麼?

 

她不懂,也無法懂。

 

 

因為她只是只……被他重新關入鳥籠的可悲盲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