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的生日PARTY(中)


  「嗯……?」黃泉不解,不過看到她「那種眼神」,黃泉隨即瞭然。
  ……她在誘惑自己吧?他可以這樣想的吧?而且今天的穿著也不同以往那種中性保守……
  黃泉慢慢靠向玉秋風,看著她的眼底閃爍著緊張的波光。薄唇勾出一抹誘人的淺笑,他一手攬住她的後勺,另手搭著她的肩,探身,咬了她咬在嘴中的餅乾。
  微妙的味道在口中蔓延開來,細眉輕揚,再看玉秋風臉上的表情,黃泉更是露出了寵溺的笑。他傾身,將整張唇貼上,讓餅乾的滋味融化在交纏的雙唇之中。
  「唔……嗯……夜、夜麟……哈……餅乾,已經……吃、吃完了……」
  玉秋風抓著被吻的空隙間斷說道,然黃泉仍依然故我地親吻著她,吻是越吻越烈,直到遠方再度傳來爆炸的聲響,這才讓差點淪陷的兩人回神過來。
  「……嘖!」黃泉鬆吻,淡色的眼瞳映著的是被他吻亂的她,白皙的臉顏染滿炫麗的緋紅,小巧的唇瓣更是豔紅的令人垂涎。
  「他們追來了,我們走吧!晚點再繼續。」
  「……什麼再繼續啊……」
  玉秋風紅著臉起身,卻發現自己竟是站不穩,險些撞上正在思考要如何攀牆的黃泉。
  黃泉轉身,看著驚惶失措的玉秋風,即刻露出一抹壞笑,「這樣就站不穩啦?」
  「你才站不穩!」說著玉秋風搶先一步,想要以己之力攀牆,豈料雖然她身高不矮,舉起雙手仍勾不到牆邊。
  「需要我的時候,就不用吝嗇。」黃泉的聲音近在耳畔,隨即身子一輕,玉秋風立刻上了圍牆。
  玉秋風顫驚驚地回身下望,那模樣像極了一個羞怯的少女,欲下望自己的晴郎。豈料,當她一看到黃泉用一臉色咪咪的表情,盯著自己的裙底風光,玉秋風登時變了臉色,將背在肩上的包包朝那張色臉用力砸了過去。
  「笨蛋!夜麟是笨蛋!」
  「唔……秋、秋風,等等……我啊……」
  玉秋風翻身下牆,等著自己的正是黃泉那台重機,隨後黃泉帶著她的包包落地,撈起車上的安全帽扔給玉秋風。
  ……這、這啥?玉秋風瞪著手中的黃色不明物,上面印有香蕉君正字標記的猥瑣表情,接著,緩緩的將目光瞪向正在啟動重機的黃泉。
  ……他也戴著香蕉君的安全帽!!!!!
  「上來吧!」
  「不……」玉秋風慢慢地將安全帽放到後座,慢慢地倒退,一步、兩步、三步……
  「秋風!!!」
  「不────不要!!!!!」轉身,落跑。
  死也不要在路上戴那種安全帽啊!!蠢死了蠢斃了蠢爆了!!!
  不過想當然玉秋風自知逃不離黃泉的魔掌,所以跑沒幾步就很認命的停下腳步,含淚上了笑容詭異的黃泉重機。
  黃泉輕輕一笑,催動油門,往他的目的地呼嘯而去。
  天際渲染著一片繽紛澄紅,通往目的地的道路上車輛稀少,且呼嘯而過的風也有越來越強的趨勢。玉秋風嗅出空氣中帶有淡淡的鹹味,就算是路痴老是記不得路,也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為何方。
  玉秋風的沉默,讓黃泉以為她是在擔心追兵。「香蕉君會保佑我們的!」黃泉遙望著前方落日,如是說道。看看後照鏡,很好,沒有追兵。
  「XXXXXX。」玉秋風抱緊黃泉的腰,將臉埋在他的後背,惡狠狠的說了一句很難聽的話。
  「在吃香蕉君的醋?」
  「跟他結婚吧你。」
  「嗯,我已經想好了。」
  沒來由得一陣心悸,玉秋風將臉抬起來,讓風吹過耳畔。「你真要跟他結婚?」
  「我的意思是,我和妳結婚,香蕉君就是我們的孩……」「如果跟你結婚會有這種孩子,那我才不要跟你結。」
  「妳怎麼可以這樣!」
  「什麼這樣不這樣,騎車專心啦!」玉秋風嘴裡咕噥,重新將臉埋入他的後背。「……要孩子,也要跟你生……」
  「嗯?」黃泉好像聽到不得了的發言,喔喔,他的少男心!他的小宇宙啊!!
  「沒事,當我胡言亂語吧。是說……」玉秋風話還沒說個完全,身子隨著車身猛然一傾,重機瞬間偏離原本的道路,幸好玉秋風剛剛就貼緊黃泉的背,才沒有因此撞得痛不欲生。
  「夜……」
  「該死,追來了!」黃泉咋舌,用力催了油門。這時玉秋風才驚覺,原本四周並沒有這些嘈雜的聲音,現下卻一窩鋒的湧上來了!!
  
  後方,重機十台、跑車五台。
  前方左右樹叢,狙擊兵十人。
  天上,直升機兩架。
  其他肉眼看不到的死角,未知。
  
  你這個死妹控,好樣的。黃泉甚至可以想像得到,御不凡此時此刻,那種討人厭的好看笑容。
  「嘖。」黃泉咬緊牙,「要抓緊啊。」提醒後方的玉秋風。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啦!啊啊────!」玉秋風還沒抱怨完,就被突然的加速嚇得閉上嘴巴,雙手更加抱緊黃泉。
  喔喔喔喔!!這種觸感!!!好棒!!!真棒!!!!
  「不要亂想有的沒的!認真騎啦!!!」知道黃泉又再亂想,玉秋風怒道,抱著他的手捏了他的腰一把。
  「真是名符其實的愛的大逃亡啊……啊痛痛痛……」
  黃泉正在哀,側邊立馬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他抓緊把手變換跑道,隨即左前方又來一陣子彈掃射,逼得他再度調換跑道。就這樣閃來躲去,跑道也不斷變換,變得一路成S形前進。
  「怎麼都甩不掉……」黃泉瞇起細長的藍眼,在閃過天上扔下來的兩顆飛彈後,悶聲。
  「你要不要停車,我去跟他們說……」「才不要!」
  「呃?」
  「我才不會向他們屈服!!」
  「這話是我對你的經典台詞吧!!!」
  「看樣子你們還挺悠閒的?」
  明明速度快得只聽得到呼嘯而過的風聲、以及追殺者的致命砲彈聲,此刻卻有熟悉的嗓音,自他們身側傳來。兩人極有默契的往側旁一看,赫然發現是同樣也騎著重機的羅喉,以及後座的君曼睩。
  「……是蘿蔔。」
  「……是羅勃。」羅喉冷了黃泉一眼,專心騎車。
  「曼睩……你們怎麼……?」
  「你們的事在學校鬧得很大……」君曼睩笑聲,狂風吹亂她的髮絲,模樣煞是好看。「鬧到校長都知道了,不過他看起來好像也很樂在其中,十分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呢……」
  開玩笑炸成那樣還不大,那就奇了!!!不過那個姓素的校長是怎麼回事啊!!!!唯恐天下不亂嗎?!!!!
  「那時候我正要把東西送去給楓教授,在紅磚道那看到黃泉抱著妳拼命跑,後面又有一堆黑衣人追著你們,於是我請血蘭幫我將東西送過去,連絡羅喉後就一起追上你們了。」
  玉秋風點頭稱是,但總覺得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呃,你們是從什麼時候就……」
  「應該說,是從圍牆那裡就追上你們了吧……」君曼睩看到玉秋風逐漸脹紅的臉,笑容更深了,「不過羅喉那時有遮住我的眼睛,所以我只有聽到……」
  聽到也很丟臉啊曼睩!!!!!!!
  「你們要去刀龍海吧?」羅喉問道。
  「是啊。」砰!黃泉再次完美的閃過天封的手榴彈外加機槍掃射的攻擊。
  「……黃泉,加速。我引開。」
  「……人情我欠著,等你們下次要逃亡,需要幫忙的話算我一份。」黃泉說著,手催滿油門。羅喉輕聲對身後的君曼睩說要抱緊他,也跟著催滿油門。兩台重機加速前行,而後成一直線排列,前者是黃泉組,後者是羅喉組。在拐過一個大彎後,分別朝兩條路騎了出去。而天封人馬馬上就入了羅喉設下的簡單陷阱,他們被視覺矇騙,以為最後一台重機就是黃泉他們,於是就朝著他們所騎行的右方道路向前追去。
  「唉呀……」在高空中的御不凡看著下方此景,嘖嘖了好幾聲,「夜麟啊……你以為你能這麼輕易就逃過我的手掌心嗎?」抿唇而笑,坐在機艙門欄的御不凡收起槍後即仰起了臉,任由呼嘯的風吹亂他那頭整齊的烏黑髮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