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的生日PARTY(下)


  「……是嗎?」黃泉看著她沒有被夕陽照射到的沉鬱臉龐,細眉微蹙。其實她在想什麼他清楚,她的事情他幾乎都知道,只是現在這種時候,談這種事情也大不好。
  不發一語的黃泉突然牽起玉秋風的手,將她的手在他掌中握得牢實,朝著海的方向跑了過去。
  玉秋風沒有說什麼,默然看著他牽著自己的背影,那過於耀眼的身影,使她的心頭瞬間泛起了五味雜陳。
  這人……真的是能夠陪伴自己一生的男子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會不會太奢侈……亦也太幸福了呢?
  正當她胡思亂想之餘,迎面而來的是有些溫熱的海水,其中還滲入她的嘴裡,苦澀的鹹味立刻在她的口中蔓延。
  「唔……!?」不曉得何時兩人已身在海水中,站在離她一公尺的黃泉正捧起海水,再度朝她潑了過來。
  「哇!」海水濺的玉秋風一身濕,柳眉微挑,不甘示弱的玉秋風傾身捧起海水,憤而朝黃泉的身上潑去。
  「哈哈,秋風妳潑不到,潑不到!」
  「死來!!!!!!」
  當夕陽沉入海平面的瞬間,餘暉映照的,是海面上兩個相擁的身影,宣示著,不離不棄。
  
  ☆
  
  黑幕降臨,圓月繁星於海面上空現了蹤跡。
  一身濕的兩人坐在海灘上,望著海水拍打沙岸,聽著海潮的聲音。
  入夜的海風吹過,微涼的使玉秋風打了個哆嗦,黃泉看著她縮緊肩頭的模樣,一手便將她攬了過來。
  「沒有乾的衣服,就用我的身體來代替吧……」
  「騙誰啊,我看你後車廂裡明明有放乾淨的衣服……」而且好像還是她不見很久的那幾件,夜麟這人是從哪裡拿來的啊!!
  「哼哼,我比那些衣服有用多了!」
  「到時候感冒你就知道!」事實上,後來她是真的感冒了,跟黃泉兩個一起。
  兩人緊緊依偎在一塊,一同看著海面上倒影出的銀色圓月。
  雙月影啊……這讓兩人同時想起了一首老歌。
  「夜麟……」玉秋風輕輕掙開黃泉的擁抱,藍色的眼眸映著黃泉的臉容,那是海的顏色。
  「餅乾。」她邊說,邊將剛剛回去拿水時,偷渡過來的小紙袋遞上前去。夜麟接過手,並沒有馬上拆,先是輕輕揉了揉她的髮頂。
  「謝謝妳啊。」說著,便打開小紙袋,將裡頭用塑膠包裝的餅乾拿了出來。
  「……」黃泉瞇著眼睛,看著包裝內的餅乾,再用極為困惑的眼神,望向專心等待黃泉反應的玉秋風。
  「那、那是什麼眼神啊?」玉秋風瞬間紅了臉頰,「不要就算了!拿來!」
  「不、不是。」黃泉將餅乾舉得高高的,另手指著那些應該稱作「一堆餅乾屑」的餅乾,「……妳什麼時候壓到的?」不然怎麼會碎成這樣!也太能碎了吧!!可以碎成這樣,堪稱神跡啊!!!
  「沒有壓到啊,本來就是那個樣子。」她說的理所當然。
  「呃,可是……」這能吃嘛?黃泉瞪著滿滿的小屑屑……呃啊啊──!!該不會下午在圍牆下吃到的就是最完整的一塊餅乾吧!!!不!!!雖然那個味道很奇妙,可是勉勉強強還可以拿來當作接吻的理由(藉口)啊!!!!
  黃泉覺得現在只有一個詞兒能形容他現在的心情──「欲哭無淚」。
  「抱歉喔我就是沒有學妹那麼厲害。」看到黃泉的反應,玉秋風冷冷說著,將手環緊曲起的膝間。
  喔……看樣子他的小秋風又在鬧彆扭了。
  「秋風妳啊……」黃泉將餅乾打開,從裡面「捏」出一團餅乾(屑屑),而玉秋風,還是沒有打算理他。
  黃泉嘆了口氣,把她的肩頭扳了過來,將捏在手中的餅乾放入口中,在玉秋風還搞不清楚狀況時,一把將她按入懷中,含有餅乾的唇口就這麼貼了上去。
  「唔……」玉秋風在他的懷裡掙扎,雙手毫不留情地捶打黃泉。黃泉一邊忍痛,一邊進行他的口腔掠奪,直到玉秋風臣服於他的吻,她的攻擊才停了下來。
  舌尖滑過口腔裡的每個地方,讓溶有餅乾的他的味道盈得滿滿。玉秋風從原來的睜眼,到最後緩緩闔起了眼,專注地回應那既熱情又霸道的親吻。
  過了半晌,缺了息的兩人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離唇瓣。玉秋風平順著氣息,餘光瞥到黃泉嘴角還有餅乾碎屑,即靦腆一笑,伸手替他抹去。而就在下一秒,黃泉用力扣住她的手腕,將之移到嘴邊落了一吻。
  「夜麟……」
  「我說過了吧?不管是誰送我自己親手做的東西,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只有妳送我的,不管是不是妳親手做的,對我來說,就是最珍貴的東西。」
  「我知道……」
  「知道了還露出那種表情。」黃泉哼了聲,指頭朝著她的額間彈了過去。「這樣一點都不像那個剽悍的玉秋風喔!」
  「誰剽悍了!?」
  「呵呵。」黃泉再度將玉秋風攬入懷中,輕輕地在她髮頂落吻。
  「夜麟……」
  「嗯?」
  「……要許願嗎?」玉秋風在他的胸膛裡,用小到像螞蟻的聲音問道。其實這個問題根本不用問,想也知道夜麟會講出什麼不三不四的願望,三個裡面絕對會有超過三個是想要非禮她的願望,剩下半個才會是比較正經一點的願望。
  「秋風想給我幾個願望?」
  「就知道你會說這種話。」
  「知我者,秋風也。」黃泉將懷中的玉秋風摟得更緊,趁機將藏在手上的物事繞過玉秋風的頸子。
  「換句台詞吧你。」玉秋風邊說,邊推開黃泉,這時她才感覺到鎖骨一陣冰涼,垂眸下望,是一個新月型的項鍊。
  「這……?」玉秋風困惑,握著新月的手上望。
  ……夜麟是不是腦袋當機啦?今天是誰生日都搞不清楚了嗎?
  黃泉笑著,握住玉秋風握著項鍊的手,「第一個願望,希望秋風喜歡我送的禮物。」
  「啊……?」玉秋風這下糊塗了。
  「希望它可以代替我保護秋風,不受某妹控的騷擾,哼哼哼。」
  「夜麟你真是……」玉秋風嘆氣,弄懂這人的意思了。好吧,這個願望算是在她能理解的範圍內。
  「第二個願望,我要給秋風一個願望。」
  「等、等等,」玉秋風睇著黃泉,「這是你的生日,不是我的生日。」
  「我的生日就是妳的生日啊!不要忘了我們現在是愛的生命共同體唔噗……」腹部隨即吃上一計秋風重拳,痛得黃泉齜牙咧嘴,不過最後還是勉強對玉秋風擠出一抹笑容。
  ……這傢伙,果然有被虐傾向。
  「你想聽正經的還是不正經的?」
  「妳先說看看吧。」
  「好吧──那我的願望是,跟大哥一起出國留學!」其實這真的算是她的願望之一,不過知道夜麟某方面來說不喜歡兄長,所以玉秋風就故意說來氣他。
  果然,玉秋風此話一出,黃泉的臉色就大便……大變了!
  「妳……是認真的嗎?」黃泉一本正經的看著玉秋風,看著看著,那雙綠豆小眼好像開始冒出淚水。
  唔啊……雖然知道他一定是百分之百在演戲,可是玉秋風就是招架不住他的攻勢……
  「騙你的啦……真是。」玉秋風垂首,咕噥。黃泉知道這是玉秋風掩飾害羞的動作,輕聲一哂,將她再次擁入懷中。
  「哈。」
  「就知道會笑。」玉秋風嘆氣,嗅著他身上的味道,熟悉的氣息中,添了她餅乾的味道。
  「願望,我可以不要說出來嗎?」
  「可是這是第二個耶?」
  「那就換成第三個好了!」
  「第三個是我自己要許的,我才不要說出來。」
  「喔……什麼時候夜麟也這麼彆扭了?」
  「跟妳學的。」黃泉拉開還在調侃的玉秋風,手抵著她的下巴,細長的眸凝著她被月光映得白皙的臉容。
  「夜麟……」
  名甫喚,就被對方封了唇。
  並非激烈的一吻,而是極為平淡、卻是深刻的一個吻。
  「……生日快樂。」
  「謝謝。」黃泉再度說了一次謝謝,手掬起她耳畔的烏絲,如海般的眸子上望著玉秋風,那道眼神,盈滿挑逗和慾望。
  難道他想……他想要嗎?可是……
  玉秋風的腦筋瞬間打了死結,因為黃泉已經再度靠了上來,吻上他送給她的項鍊後,吻了她的頸子。玉秋風注意到他的手正在觸摸她的身體,不似平常那種有點像在戲弄她的觸感,而是一種……愛撫。
  欲滑出口的拒絕卻成了細碎的沉吟,玉秋風羞紅著臉,身體完全無法動彈,任憑黃泉予取予求。
  ……其實,她早該給了,不是嗎?可是她卻遲遲不敢越出那一步,而黃泉也體諒她,不強求。她還記得他說過一句話,說:「沒關係,反正秋風永遠都是夜麟的。」
  她又想起了君曼睩的話,她說:「總覺得黃泉的樣子很壓抑,例如妳們牽手、擁抱和親吻後,黃泉幾乎都會抑制想碰妳的心情,刻意扮笑給妳看。」
  「唔……」
  她不是不願意,只是不敢……因為她怕,她怕她給了他,他就此就會對自己失了興趣,而後離她遠去。
  他的條件很好,雖然她自己也不差,可是總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在他的身邊。就算他口口聲聲說著他只愛她一個人,但人心,是不可能不會變的。
  她不想要他離開。
  她想和他在一起。
  「夜、麟……」
  「怎麼?怕了?」黃泉的視線與玉秋風齊平,看著月光下那張俊秀的臉容,玉秋風咬著下唇,起了波瀾的藍眸慢慢回望。
  良久,像是做了一件重大的決定般,深深吸了口氣:「我……」
  就在此刻,從防波堤那頭傳來好幾聲爆炸聲響,緊接著是一道道亮眼的光綻放在漆黑的天空上。黃泉和玉秋風兩人同時上望,映入眼簾的,是以煙火組合而成的一排文字──寫著:「黃泉,生日快樂❤❤❤」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防波堤上傳來眾人的聲音,說著與煙火排出的同一句話。
  黃泉和玉秋一同站了起來,看著站在防波堤上的眾人。
  有銀血、丹瑩、幽溟、嫇孃、銀血的部下們,玉刀爵、御不凡、天封的黑衣人們,羅喉、君曼睩、天都眾人,學校的朋友、室友、眾教授、素校長,就連魔界幫和玄宗幫的人也出現了。
  看到這樣的大陣仗,玉秋風不由得笑了。她轉過頭,看著那張臉被煙火映得五光十色、亦有幾些錯愕的黃泉,「看樣子,大家都到齊了呢。」
  黃泉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將那張錯愕的表情調適回來。他睇著那群人,半晌,他的少男心緩緩浮現一種不好的預感……。
  「秋風……」
  「嗯?我好像看到有生日蛋糕,就在丹瑩手上……」「快逃!」
  「咦────」玉秋風那個「咦」還沒「咦」夠,就被黃泉拉著往海岸的另頭狂奔出去。
  緊接著他們就聽到身後傳來了「黃泉你別想逃──!!」的大吼聲,就像是此刻的浪潮般,瘋狂地朝著兩人席捲而來。
  「哈哈哈哈哈!!!!!」黃泉邊大笑,邊讓眾人追著他和玉秋風兩人跑。
  被拉著跑的玉秋風雖然覺得莫名奇妙,但看到他那麼高興,還是算了吧。
  ……如果她沒有被丹瑩特製的蛋糕炸彈炸到的話……
  
  總結以上,這回讓黃泉同學吃到這麼多秋風同學的豆腐,看來這次的生日PARTY,黃泉同學可以不用節哀了呢……
  
  「死綠豆別以為我剛才沒看到你想對秋風做什麼嘎啊─────────」
  更正,只要有御不凡存在的一天,黃泉注定是永遠都要悲劇的吧。
  節哀唷❤黃泉同學。
  
  
  你(妳)的願望,是什麼呢?
  那就是──我要永遠永遠,和妳(你)在一起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