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兒彎彎(泉風)<全>


  月光薄,夜色濃。
  坡上綠草隨入夜的風悠然搖曳,將月落的光影晃得斑駁。
  遠遠就可見一執槍的單影,坐在銀光籠罩的草坡之上,身穿紫紗羅裳的她目光複雜地瞅著那人一眼,腳步隨著距離的縮短而逐漸放輕。
  玉秋風來到他的身後,瞅著那些與今夜月色同樣柔和的銀白髮絲。微啟的絳唇似是要開口喚他的名,然最終她仍是輕抿了唇,將懷中的薄衣攤開替他披上。
  藍眸瞥見他的銀槍上沾有乾涸的褐色血跡,她憶及甫才在天都內見到雙眼哭腫的君曼睩,以及聽聞自她口中道來的那項消息。
  或許那件事,對尚未融入天都前的她而言,是值得可喜可賀的好事。但如今她已在天都生活一段時間,用了這段時間試圖去理解當初自己欲除之人。雖然不像君曼睩或黃泉那樣進入武君羅喉的內心深處,但也約略知曉一些。
  玉秋風揀了他的右側坐了下來,入夜的風拂過顏面,挑開她耳畔的一綹烏絲。
  黃泉沒有說話,僅探手,輕輕捋了捋肩頭上的薄衣。
  兩人就這樣各自抬起臉,仰望高掛在天穹的彎彎明月。
  「……妳知道了。」最後是黃泉打破了沉默,然是薄唇開口啟了詞,卻仍沒有看向身旁的玉秋風。
  玉秋風的目光自天頂上的月收回,輕輕頷首。「嗯。」她輕聲,伸手揪攫底下的小草。
  當初他們兩人進入天都的目的相同,都是要殺了天都的主人──曾經的救世武君、如今的暴君羅喉。而他也和她一樣、甚至比君曼睩還多一些瞭解那人內心的真正想法……以及那人內心真正的孤寂。
  但他惟一與她不同的,是她已經失去了身分、也失去了暗殺羅喉的理由。而他,雖然走入了他心中,但族人的血仇,他不能不報。
  玉秋風的眼眸緩緩抬起,望看他的側顏。
  那張映著月光幾近透明的臉容上,殘有幾些怵目驚心的血漬,登時讓她心頭一悸。
  是那人的血罷。與槍鋒上的血一樣,都是羅喉的鮮血罷……。
  玉秋風看向那張毫無情緒起伏的側臉,清楚事實上他的內心可說是萬分煎熬。她無法猜測出羅喉在黃泉心中,究竟是甚麼樣一個存在,惟一可以確定的是無論如何,他定是他這一生中必報的血仇之人。
  而那樣的存在,終究還是……無法讓黃泉捨去對他的復仇。但知道他在取羅喉性命的瞬間仍猶豫數秒,就表示羅喉的確令他的復仇之心動了搖。
  然而讓她感到意外的,是武君羅喉的態度。從容就死,以他的性命歸還他所虧欠於他的。他早就明白黃泉的身分,仍讓他待在自己身邊。或許,也是他贖罪的一種方法。
  轉念,許是羅喉此次的重生,已順利地獲得他所想要的,深愛的女子、以及知心的朋友,便能毫無牽掛的離開這個世界。
  玉秋風輕嗟了口氣。但羅喉卻是沒想過他這樣坦然接受黃泉給他的死亡,帶來的是他的解脫,卻是折騰另外兩人的開始。
  「在想甚麼?」身旁傳來了黃泉的嗓,語氣是沒有起伏的抑鬱。玉秋風輕輕眨動眼睫,想說的千言萬語,卻溶碎在他那雙深邃的眼眸眸底。
  「沒甚麼……」她低聲呢喃,感受到他的指尖摩娑過她的臉顏,勾捲起她的鬢髮。
  「君曼睩……她怎樣了?」
  聽到他如此問著,玉秋風似是怔愣。斟酌了一會,便道:「在房內休息。」
  「嗯。」他頷首。此時兩人的臉已相當接近,就在她以為他要吻她之餘,他卻忽然拉開了距離。
  玉秋風有些疑惑地瞅著黃泉,然黃泉僅是靜默地凝著她。半晌,這才開口輕聲:「……妳……會因此而感到開心麼?」
  玉秋風自是知道他在問甚麼,然她並未做出任何回應,而是反問:「你呢?你有享受到復仇的愉悅麼?」
  「沒有。」他不加思索地回道。「我本來就不奢望會從復仇裏得到些甚麼。」他頓了會,續話:「但我卻沒有料到,我竟然會從這樣的復仇當中……失去了甚麼。」
  「夜麟……」
  看著他那張沾了血跡而略顯憔悴的顏,那無法表達得出內心複雜情緒的顏,令她的眼眶逐起氤氳。
  他的大掌緊緊按著她略顫的肩頭,額頭貼上自己的手背,與月光染銀的唇輕聲: 「我……有點累了……」
  玉秋風緩緩垂下眼睫,將那些無語的溫柔化入雙臂將他緊擁入懷,指尖則輕輕觸撫他的背脊。
  「風……讓我歇一會罷……」黃泉掩著雙眸,像是孩子般靜靜賴著她,嗅著她身上的淡香。
  這時只聞擁著他的玉秋風,絳唇輕輕歌唱著:
  
  月兒彎彎月兒彎
  彎彎的月兒,像甚麼呀
  像是娘親那彎彎的眉宇哦
  娘親對著娃娃說了甚麼呀
  說呀說呀說
  說愛哭的娃娃,娘親可是不給糖吃唷
  
  月兒圓圓月兒圓
  圓圓的月兒,像甚麼呀
  像是娘親那和藹的笑臉哦
  娘親對著娃娃說了甚麼呀
  說呀說呀說
  說不哭的娃娃,是娘親的心肝寶貝唷

  
  唱歌的嗓音和平時的她有很大的不同,嗓子柔得有些不切實際,許是因為唱的是這樣一首童謠罷。
  也因為這樣一首童謠,讓他回想起了那段曾經與母親生活的過往。
  回憶入了眼前,然則情緒再也無法克制。
  玉秋風刻意不去探懷中人無聲落淚,只管再將那首充滿回憶的童謠再唱了一回。
  月光靜靜地灑往相擁的兩人身上,伴隨著玉秋風的歌聲,似是音弦般浮動而跳躍了起來。
  直到她的歌聲止歇,她聽到他正喚著她。
  「……風。」
  「嗯?」
  「……回家罷。」
  玉秋風露出了一抹會心的笑。心,異常暖著。
  月兒彎彎。
  月兒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