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今天肌肉了嗎?&男人們心中的百合!<全>


 

因為下戲很久,所以閑來無事的黃泉突然起了一個興致。

調戲秋風?不不不。這已經老套了,看官早就膩了。

他愉快的吹著口哨,走在長廊上。廊外,風光明媚,真是太適合做「那檔事」了。

想到此黃泉忍俊不住地黑黑兩聲,在某扇黑門前停下。

揚手,難得有禮貌的敲了幾下門。

等了大概十秒,沒人應門。於是黃泉非常無良的拱手在嘴邊喊了一句:「曼睩在嗎~」

然後在他意料之中黑門開出一條細縫,難得沒有黃金照身的聖鬥士羅喉出現在門後,一雙血眸像死魚般瞪著他。

……你吵甚麼?」

黃泉完全無視羅喉額間冒出的青筋,往門縫內左探探右探探,「曼睩不在?」

「早些前去找玉秋風了。」羅喉揉著眼角,表情愈發不悅。「你找她做甚麼?」

「我不是找她。」

羅喉瞇起眼,在黃泉做出下一步動作前立馬闔起黑門,黃泉卻快上他一步用腳賭注門縫,在羅喉抽出計都準備把他砍出去之際擋下刀鋒、而後將門掩上。

摔回門後的羅喉臉上青筋爆的更多,瞪著為了擠進房而倒在地上的黃泉。「你到底要做甚!?」

黃泉抬起臉,嘿嘿地笑了幾聲。

然後開始扒自己的衣服!

羅喉再度瞇起了眼。「你確定你現在看到的是吾麼?」

「當然。」黃泉挑起唇角,拍拍自己已然裸露的胸膛。「我是不會看錯的。」

「那你等著被玉秋風砍死罷。」羅喉哼了聲,「不,吾現在下戲,是個好人。」他低身,準備將掉在地上的計都揀起來,先幫玉秋風捅一刀再說。

眼看羅喉似乎是誤會了甚麼,黃泉趕忙澄清。澄清了老半天,看羅喉也不是很想理他,黃泉這回可真的是動怒了!!

 

 

「是男人就給我脫!」

「吾為甚麼要配合你!?」

「快點面對我!!」

「從來吾需面對之人只有曼睩!」

「曼睩算甚麼!他能和我比麼!?」

「這不是能不能比的問題!」

「不要廢話!快點!速戰速決!」

「吾拒絕。」

 

冷吹血才剛和虛蟜自外購物歸來,一經過武君寢房就聽到這不得了的對話。

「咦……武君,和黃泉……?」

冷吹血臉上寫滿複雜,雖然他知道在某個領域內這對主從好像有「姦情」,可是如今發生在這裡,還是讓他的心情很複雜啊~~~~

雖然這樣他就有機會把玉秋風,可是、可是那是他所敬愛、所尊崇的武君啊──!!!

不、不可,身為武君後援會團長的他,是絕對不能讓他被黃泉這種登徒子給玷污!

能玷污武君的,就只有那天然腹黑的君曼睩姑娘已矣!!(?)

 

瞬間冷吹血的臉上掛滿兩行熱淚,不由分說地將手上塞滿食材的紙袋丟給虛蟜,撩起衣袖,撞門踹共!!!

 

 

「小眼捲毛混帳……我要代替全天下的武君粉絲團和君姑娘,好好懲罰你!!!」拔劍的冷吹血吼完這段,這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因為冷吹血的闖入而怔著的兩個男人正裸著上身,極為健美的好身材一覽無疑。而且最經典的是,兩個人定格的動作,正是在做出健美先生「SHOW」肌肉的動作。

 

「呃……

總算了解情況的冷吹血呃著,然後整個天都就傳來了冷吹血殺豬般的慘叫聲。

 

「哇我錯了我錯了,英明的武君,偉大的小眼捲毛……偉大的黃泉大爺,饒了我饒了我的想像力豐富,小的下次不敢啦!比肌肉沒有錯!比肌肉萬歲!!!!」

 

於是,兩個無聊(?)的男人比完肌肉、又修理完想像力太過豐富的冷吹血後,決定去找他們倆各自的「牽手」。

「說到肌肉,秋風也有呢……

黃泉臉上出現回憶的神情,然後就很理所當然的從認真轉到邪惡。

隱隱聽到旁邊傳來羅喉一句:「玉秋風真命苦。」

「喂!你甚麼意思!你是在歧視我家秋風有肌肉麼?」

羅喉懶得理他,繼續走他的路。只剩黃泉自顧自地碎唸他的美人經:「秋風是武人所以有肌肉應該,可是呢美人應該就要抱起來捏起來(?)軟軟的綿綿的啊,秋風除了前面兩團是軟的可是腹部和腿好像都有硬塊啊,真想知道沒有肌肉的女人摸起來是怎樣,對了,羅喉你家曼睩可以借我摸嗎嗚噗──」

黃泉被計都插在長廊上了。

 

「你敢說你在玉秋風前沒碰過其他女人。」

在黃泉從計都刀下掙扎起身追上羅喉後,羅喉淡問。

「呃那多久遠的事情了,往事末提,過去就過去了,我們要珍惜現在,放眼未來嘛!」

他說的很豪氣,還搭起了羅喉的肩。然後就是理所當然的被羅喉給撥開。

「說到這個,不曉得女人會比甚麼喔……?男人能比的就那些……

距離女人們的房間愈來愈近,黃泉於是說道。

「你很無聊。」

「耶你都不會有興趣麼?」黃泉神秘兮兮地湊近羅喉。「女人們的閨房私語,就某方面來說……好像有點香豔刺激啊!」

「你把曼睩想成甚麼人了?」羅喉這回終於理他了,他停下腳步,一臉嚴肅地看著黃泉,那眼神好像黃泉是個懵懂無知的小屁孩。「不提曼睩,玉秋風也不會是那種人。」

……是麼。」他是知道玉秋風在外的個性,可是在房內在他床上,有時又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就在此時他們已來到玉秋風房前,從裡邊正好傳來了玉秋風和君曼睩的嗓音。

 

「曼睩,這……真的可以嗎?」

「可以的。」

她們的聲音,吸引了他們的注意。羅喉黃泉兩人有默契的看了一眼,然後……偷偷摸摸地黏上門板。

「可是……

「別害怕,來,摸看看。」

摸、摸甚麼!?

兩人又互看一眼,表情有些困惑。

「唉!」

「怎麼樣?」

「好軟……好、好大!」

好大!!!!!!!

一道天雷不偏不倚集中兩個在外偷聽的男人。

這是甚麼話啊~~~~~~~裡面這兩個女人現在在做甚麼!!?

「呵呵,如何……

「不行,我、我覺得太大了,有點承受不住……

「第一次難免會這樣。」

「啊,我的看起來好像比較小些,我可以自己捏嗎?」

「秋風要自己來嗎?」

不─────!!

兩個男人又被一道雷給披了。

腦海裡頓時浮現兩位女人裸著身,躺在床舖上交纏的模樣。凝雪般的美膚因興奮而透出些許薄紅,上端覆上一層香汗,在細碎的吟哦下,兩雙修長的美腿交纏在一起相互斯磨,斯磨處隱隱透出一點晶光。再往上,是兩團美乳相交相疊,而那發出令人興奮吟音的朱紅絳唇,正在激烈地熱吻……如是影像,交織出一幅淫糜的美肉畫面……

 

啊!!!光想到就要噴出鮮血了!!雖然……可是……哇────

兩個男人正在跟心中的邪念拉扯,看似要繼續在外頭偷看他們的老婆在裡面演活春宮,還是要踹門進去終止這種「妻妻」通姦。

可是不管怎麼想心中的邪念依舊存在啊!!誰不想看兩個美女!!!可是兩個美女玩在一起…….啊!!糾結啊!!!

 

就在這個時候,虛蟜又出現在兩人面前,他無法理解地看著這兩個好像快噴出鼻血(事實上,黃泉的鼻間已經流出一排了)。他和武君稟報說要進去找君姑娘,武君也沒多做理會,一副在天人交戰的神聖模樣。他不好做打擾,就自顧自地敲敲門,進入閨房。

 

「啊!虛蟜你來啦!」

君曼睩放下手中的桿麵棍,一旁玉秋風還在跟她眼前的麵糰奮鬥。

「嗯,這是,君姑娘,妳要的。」

「謝謝。」君曼睩接過虛蟜遞來的紙袋,「多虧你,我們的麵包才能早點完成,這樣就可以給你明天帶去遠足吃!」

「不、不用謝。」虛蟜靦腆地說。「還、還勞煩妳,和玉姑娘,虛、虛蟜,很不好、意思。」

「不用不好意思啦!」玉秋風再賞桌上的麵糰一拳,揮揮汗後道:「是說,你來這裏的路上,有沒有看到黃泉?」

「唉,秋風已經開始想他啦?」君曼睩笑著調侃。玉秋風哼了一聲,嗤之以鼻。「才不是,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每次我有這種預感,就是他會開始做出一些奇怪舉動的時候……

「是嗎?」君曼睩困惑。「可是……今天我們是在做麵包?他應該不會……

「天知道那個有妄想症的人會想到哪裡去!說不定他會以為我會和妳在這裡約會!」玉秋風說完,又想起黃泉昨夜一連串的「欺負」,紅著臉又對著桌上那「軟軟又大大」的麵糰揍了一拳。

「可惡的黃泉-!!」

 

 

 

她口中的「可惡的黃泉」此時已經在攤坐在地,一副欲哭無淚的可憐樣。重點是他人中上的鼻血還沒擦掉。

羅喉這時已恢復他的淡定,他搖了搖首,拍著他的肩頭。

……唉。」

「百合……邪惡的百合……唔喔喔我知道了這是神的旨意!!!」黃泉忽然從牆上跳起來,二話不說衝入房內抓著正在揍麵糰的玉秋風。

「別管甚麼百合了!!!快點和我一起交織出美好的男女天堂罷秋風!!!」

「你發甚麼神經!!」

然後她手中的桿麵棍就這樣不偏不倚地,擊中黃泉那對小眼睛。

 

羅喉原本想趁亂逃跑(?),卻被眼尖的君曼睩給瞧見。

聽到她在喚,他有些尷尬的踏進房門。

「做麵包麼……」他負手,看著一團混亂的廂房。

「是啊,武君要一起麼?」

看著君曼睩笑得溫柔,羅喉實在也問不出口:為何要在房間裡頭做麵包?到廚房去不是比較妥當麼?

可當君曼睩拉起他的手時,那些問題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混蛋羅喉你放甚麼閃光!!」

「你為甚麼流鼻血啊!!!黃泉!!!!!」

 

 

今天的天都,仍舊歡樂糟糕無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