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花水月(泉御風)<全>

 

今夜的天都,依舊沉寂得令人不安。

又是一個……無法入眠的夜。

玉秋風自床鋪上起身,蓋在身上的絲被緩滑下落,僅著一件淡紫薄紗的她,隨即露出極為優美的身段。她弓起修長的雙腿,未挽的烏黑長髮披散在她的身側,透過月色鍍上一層璀璨的亮銀。

銅檯燭火早已燃盡,惟有窗外月光可供照明,深藍色的眼眸凝著,望向攤開的雙手,蔥指在上頭細細描繪著自己的掌紋。

幼時記憶裏,與自己同床共枕的大哥總會在她失眠的時候,側過身望看她,並牽起她的手,指尖在她的掌心比劃。有時是寫字或畫圖讓她去猜,有時則是像她現在這樣,細細地描繪著她的掌紋。

他說,她的掌紋和他的很像。說著也攤開比她還大上些許的掌,讓她親眼瞧瞧那些掌紋。

的確很像,他說因為他們是兄妹……

就因為他們是兄妹……

玉秋風停下指尖的動作,望著掌心的目光有些失神。思及她與他的關係,那為社會所不容的禁忌,全都因為這兩個字……牽繫著她與他親密的血緣、同樣也是阻礙他們相戀的兄妹二字。

染上月華的淚,自那雙鮮少落淚的眸底滾落,落往她攤開的掌心,滲入與他相仿的掌紋之中。

其實玉秋風仍是個害怕寂寞的孩子,她仍是那個需要他那雙有力的臂膀做為依靠的脆弱孩子。

玉秋風主動請纓進入天都刺殺羅喉,表面上她勇氣可加,巾幗不讓鬚眉,但實際上她仍然是名女子,心似琉璃,無人能懂──除了他、除了大哥、除了御不凡……她「曾經」擁有過的戀人。

進入天都後,她更加孤立無援,也更加寂寞。自己帶來的隨身刀衛,被羅喉賜給下層士兵,因此整個天都裏,沒有半個能夠與她談話的人……除了當初阻止自己衝動行事的那名男子,名為不詳的天都戰將黃泉。

玉秋風隱約知道他的用意,卻是假意不肯領情,甚至處處找藉口逃避他。雖然每次與他談話,她才有真正仍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感覺──早在進入天都的前一夜,那個沒有月色的雨夜,她與御不凡最後一次在房裏溫存,他緊緊抱著她,在她耳畔輕輕道了那些告別的話語……

那一瞬間,她真的認為自己已經死了。死於羅喉、死於天下封刀、死於自己的忠誠、死於……御不凡。

「風兒,此次一別,相會何期?」

沒有回話,只有更加擁緊她將失去的摯愛。玉秋風將臉深深埋入他的胸膛裏,傾聽著她所熟悉的他的心音。

依舊,隱藏自己的脆弱,偽裝起堅強。

無語凝咽,不願讓他見到她此時此刻的容顏,而同她心思的御不凡亦是如此。

窗外秋雨紛紛,冷風擾動房內燭火。他們相擁著,努力去記憶此時此刻,彼此帶給對方的溫暖。

這時,她聽到他夾雜鼻音的嗓,輕聲歌唱著一首歌曲。

旋律很輕很柔,歌聲更是溫柔的……斷人心腸。

如此熟悉的旋律,牽起她與他過去共同擁有的回憶:小時候他們總愛溺在一塊,長大後明白彼此心意後,不顧世俗的相戀,至此……生離死別。他們相伴在這不被世人所接受的風雨路上,即使再如何絕望和痛苦,只要想起身邊還有一人,會對自己露出最真摯最情深的笑,那便足矣。

她還記得她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一個夏日午後,兩人外出遊玩時正好碰上一場雷雨。倉皇下兩人尋了一處空屋避雨,在等待雨停那段時間裏,御不凡便是輕輕唱起這首溫柔的歌曲。

他說,這首歌有著一個美麗的童話,然而她卻想不起來,那個過於美麗的童話結局,是喜……或是悲。隱約只記得,當御不凡說著這個故事時,她有種感覺,故事裏頭男女主角的際遇,和他們兄妹倆相似的可怕。

故事說完,他又再度唱起那首歌。並且伸手,將她輕擁入懷。

突爾靠上的唇,如外頭的雷雨,強烈地打上她略顯詫異的檀口。她沒有掙扎,只感萬般訝異……以及,泫然若泣的歡喜。

就是這首歌,讓他們了解彼此的心意,從此不再壓抑,讓那樣深刻亦也瘋狂的愛,在微熱的夏日午後,盡情放縱開來。

記憶中的那首歌,恍惚間,竟是真確地出現在現實之中。玉秋風睜著蓄滿回憶淚水的杏眼,仔細傾聽著窗外傳來的輕柔歌聲。

是夢,或是,非夢?

她匆匆抓了一件罩衫披上,推開房門急急奔出,徒留未掩的門首,傾洩遍地的蒼冷碎銀。

那樣的歌聲像是一道指引,指引她向著有著他的道途。

小徑蜿蜒,夜風擾動,玉秋風低喘著氣息,內心則不斷呼喊:大哥,是你麼?大哥?

她一路奔至天都附近的一處湖泊,碧湖旁栽有一株盛開中的紫櫻。佇立在離湖岸不遠處的玉秋風,手揪緊急速起伏的胸口,藍瞳瞅望前方落英繽紛的美麗景致。

那首歌的旋律就在此時止歇,瞬時的空茫所挾帶的失落,使著她沉重的眼睫巍巍一顫。再睜眸,湖岸旁,櫻樹下,竟是出現那道令她心心念念的熟悉人影。

一身如眼前湖水的湛藍儒服,以及同衣飾色調的柔順長髮,整齊地攏在儉約的髮飾底下,飄落幾綹鬢絲,更加襯托那雙鑲在秀顏上端的深藍眼瞳。

手中摺扇閒適搧晃,他仰著臉,湛眸映著紫櫻紛飛。緩緩抬起手,拈了一片淡紫花瓣,將之貼上他勾著淡笑的唇口。那模樣,像極了昔日的他,溫柔親吻著瑟縮在他懷中的她。

深怕這是場幻覺,玉秋風咬緊牙,用手掐壓自己環在胸前的手。痛楚襲來,但眼前的景象仍在,御不凡就在湖岸旁的紫櫻樹底下。就在此時,御不凡側過身段,與她相同的藍眸,終於與她對了上。

雖然兩人間隔了段距離,但玉秋風卻很清楚地看到那張令她眷戀的臉顏,因她而露出極為驚訝的表情,緊接著,是她最為深愛的一抹溫柔笑靨。

方才吻過紫櫻的唇,緩緩張啟,道了一聲「風兒」。

淚水模糊的目光,長期壓抑在心中的情感,終於在此時衝破高高築起的心牆。她嗚咽著嗓,開口回喚。

她來到紫櫻樹下,用力抱緊眼前如幻如夢的御不凡。

「大哥……大哥……大哥……

她埋首在他胸膛,感受著熟悉的體溫、嗅著熟悉的淡香。

如果……這是場夢,請務必讓她即刻清醒過來。她怕她這一陷,就此墮入深淵,永不復返。

……傻瓜……

「啊……

御不凡的嗓音,真真確確地進入她一片混亂的腦海中。這真的不是夢!玉秋風自他的胸膛仰起臉顏,望向同樣瞅看自己的御不凡。

「風兒……大哥……大哥很想妳……」御不凡歛下眼眸,大掌捧起玉秋風沾滿淚水的粉色臉頰,指尖替她拭開淚水後,溫熱的唇隨即親吻上她的額、她的眸、她的鼻,她的唇。

久違的他給的很淡,淡的幾乎不著痕跡,卻是深刻地烙印在玉秋風心中。

櫻瓣偕同夜風,在皎然的月色盤旋共舞,圍繞在兩人相擁的紫櫻樹下。

她又聽到那首熟悉的旋律,自他的檀口輕聲歌出。

兩人肩並著肩,互相依偎地坐在紫櫻樹下,一同望向前方的湛色湖泊。久違的相見,兩人該是有許多話要說,但此刻,兩人似乎皆不願去觸動內心深處某個關鍵點,只是靜靜地感受著對方的存在,於紫櫻鋪落的花墊下,牽緊彼此的手。

高掛在中天的明月,在櫻樹的疏影下現了形跡,亦是將它的光影傾洩入湖心,隨著水波盈盈漾漾。

夜風襲來,捲起圍繞在他們身邊的紫櫻,朝著映落湖心的月影遞去。如同在湖心上端下起紫色的花瓣雨,剎時撩亂了原本單調沉謐的單純夜景。

花中月,水裏月,花水月。

「好美……真沒想到在陰暗的天都裏,還能見到這般景致……

「是啊……」御不凡呢喃著,忽爾側身,伸手再度擁緊玉秋風。吻,亦也扎扎實實地再度落上。

她忽爾想起那個夏日午後,有著那場雷雨的午後。

雨停後,整理好衣衫的他率先走出空屋,在一片金燦的陽光下,他轉身,朝著還站在廊上的她探出了右手。

說:「風兒,我們,一起回家罷……以戀人的身分。」

那時的他,被陽光照的好耀眼。

相對於站在廊上的她,是陷入泥淖中的慘灰。

她怎麼能忘。

她怎麼能忘了御不凡早就身亡的事實。

她怎麼能忘了……自己早就成為另外一人的俘虜。

那首歌,有著他的笑容,有著她的甜蜜。

有著他們仍然在一起的幻影。

那根本就不存在的花中水中月。

當玉秋風醒來時,她發現自己正坐在架在碧湖的木橋上端。

她急急站起身,下意識地往湖岸那頭望去。

那裏並沒有甚麼盛開的紫櫻,惟有一株枯槁的老樹。

是啊……在天都內,怎麼可能見得到在童話中,傳說見到就能夠獲得幸福的紫櫻花樹呢?

她倚在欄杆上,月光照映不到的臉顏框出了陰影。

她笑了,悵然若失的笑了,悽涼悲苦的笑了。

淚水,一滴滴落入湛藍色的湖面,擾動了映在上端的皎潔明月。

花水月,淚水月。

「哈……

 

站在湖岸觀看此景的男子,緩緩垂下赤色的眼睫。轉身一瞬,突爾欺上的夜風,吹亂了那頭染滿月銀的長髮。

這下子,他也能瞑目了罷……

他仍能記得那日,那人擅自來到他的夢中,祈求素昧平生的他圓一個無理取鬧的願。

「在天都內,惟有你,是風兒的希望。」

「我並不奢望你用甚麼方法保護她,只希望……你能護她周全。」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會取代我,成為她的……

夠了。

真是夠了。

他騰開衣袖,煩躁地扔開沾在身上的紫櫻花瓣。

紫櫻飛舞。

是他的幻術。

是他,給了她一個最為甜美的虛幻夢境。

「你的企圖心,用錯地方了。」

「哈。」羅喉說的話,還真不錯。

他回身,淡漠的眼神遙望瑟縮在木橋上的玉秋風,指尖再度凝出一團紫藍色的美麗光點。

再給她一個夢罷。

反正……他與她,有的是時間。

無論那個愚蠢的女人心中,是否仍因御不凡而耽溺而沉淪。

黃泉都會一直待在她身邊,做著他應允御不凡的可笑承諾。

她是絢爛的花。

他是柔情的水。

而他……則是孤冷的月。

 

遙遠聽到 這首熟悉的旋律

輕唱起 曾陪我走過風和雨

親愛的你 站在金色的過去

在這裡 留下灰色的自己

人們傳說

一個童話太美麗

美麗的令人懷疑

我卻知道它在哪裡

唱著這首歌給你

這是童話的謎底

你的笑容 我的甜蜜 依然在這裡延續

夢幻是誰的唯一

水中月映花瓣雨

彷彿我們依然在一起

我們還手牽著手

在那個燦爛的季節

世界慢慢的流轉 凝結成這首歌

唱著這首歌給你

這是童話的謎底

你的笑容我的甜蜜 依然在這裡唱著

夢幻是誰的唯一

水中月映著花瓣雨

那裡我們永遠在一起

──克腦得˙《花水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