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的初春戀<下>


……蒼月分局的人來了,為何不讓我也一同出去會見?」

「唉。」御不凡輕嘆,「他們只是問一些事情,和你們四大名流沒有任何關係。」

「天封的事就是我玉秋風的事!」可惡,為什麼要我說這麼老梗的台詞!

「那麼小妹的事就是大哥的事!」御不凡你幹麻沒頭沒腦的一樣畫葫蘆啊!

「是說……為什麼妳看上來怪怪的。」御不凡湊臉近看,這才發現玉秋風的眼睛紅紅腫腫的,而且臉上還殘有幾塊不自然的紅暈。

妹控警鈴登時大作,抓緊玉秋風雙手的御不凡抬臉四處張望,不消幾妙,就將目標定在朱簷亭內、正在拍掉滿身桃花的那個人影!

對!一定就是那傢伙!可惡的登徒子!知道我家小妹是制服控就穿員警的衣服來誘惑她!不可饒恕!決不饒恕啊!!!!!!!!!!!!!

御不凡爆吼一聲,隨即轉換攻擊模式,一手操起衝鋒槍和掌心雷,腰間掛滿一排手榴彈,儼然就是個恐怖份子。

「登徒子死來──!!!!」一聲長嘯,重裝的御不凡立馬往小亭奔去,還弄不清楚狀況的玉秋風眼睜睜地看著御不凡衝出去,半晌,這才想到會出人命,撩起衣袖(?)連忙跑過去助陣……呃不!是阻止悲劇!

 

 

「登──徒──子──死──來──」

嗯?這個聲音怎麼異常熟悉?

坐在亭內,開始用桃花花瓣在桌上拼拼圖的黃泉,聞言緩緩抬起臉,一顆噴出光芒的手榴彈立即映入眼簾。

「甚……哇!」「砰嘎--!」

一瞬間,整個小亭內煙霧瀰漫,看不清楚裡面究竟發生什麼事。

「大、咳咳……大哥!你在做什麼!?」

「在處刑!」站在亭下階梯的御不凡嘿嘿笑著,表情亂恐怖一把。

「嗯,要也要等到那些條子走了再行刑。」咦咦!?

「唔喔……學長、是學長嗎?我好像開始產生幻覺了……可惡,為什麼連到了天堂也要碰到學長啦……

「咦?」看到逐漸散去的煙幕裡有人影在攢動,御不凡原本正要計劃該如何折磨這個登徒子,怎知煙霧裡傳來了熟悉的嗓音,讓他的臉色登時大變。

「呃……小綠豆?」

「你就不能放過我嗎學長!!還有我不是小綠豆!!!」

一旁的玉秋風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難道剛剛調戲自己的員警,和大哥認識嗎?

御不凡鐵青著臉,揮開重重煙幕走入小亭。此時煙霧盡散,只見黃泉衣衫破爛,幾些捲毛燒成焦黑,他撐坐在地,一邊掩嘴輕咳,小眼睛一邊併出淚水。

看到他如此狼狽的模樣,御不凡掩臉,沉吟了一聲:「真沒想到是你……

黃泉抬起臉,看到御不凡人就在自己眼前,還死不信邪的用手捏著自己的手臂,口裡念念有詞著:「學長退散學長退散……

「大哥,這到底是……?」

啊啊,是那個銷魂的嗓音。這下子他這趟天堂路是來對了,雖然還是有學長,但就將就一點吧。

「這個人……我就知道這個人……」御不凡邊說,邊發出咯咯的怪笑。玉秋風還不明所裡,但呈現恍惚狀態的黃泉卻忽然驚醒過來。

現下沒時間去想為什麼眼前會有兩個學長,本能告訴他,現在的自己就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逃!

他不要小逃花了!他自己當小逃花總行了吧!!!!!

「像我這麼關心小妹下半輩子幸福的人,是絕對絕對──不會讓她落入你的掌心之中的啊啊啊啊啊──!!」

「哇啊學長殺人啦啊───────────────!!!」

「我要代替妹控之神,好好的懲罰你────────!!!」

「救人啊─────────大哥救我啊──────!!!」

「這裡沒有你大哥!只有捍衛小妹貞潔的御不凡───!!!」

玉秋風怔愣地看著眼前上演的PK戰,完全忘了這樣巨大的嘈鬧聲會引來其他人的注意。果然過沒多久,就把包含天封成員及警員們全部吸引來了。

 

 

互相說清楚緣由並道過歉後,這齣鬧劇算是圓滿落幕。御不凡因為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先行離開。

正值夕陽西下,夕照將整座庭院映的火紅。

玉秋風站在秋山景致之後,望著眼前包得像木乃伊的人影。兩手在前方糾結著,半晌,仍是向前了一步。

「會痛嗎……?」

其實黃泉早知道自己身後站了一個人,也知道站的是何人,但就像在賭氣般,故意遲遲不轉身,就算聽到她開口說話,他仍舊依然故我地盯著眼前的假山假水瞧。

「喂……」她輕喚,然他卻還是沒有轉身。

面對他這樣的態度,玉秋風心頭著實不爽快。開玩笑她為了找他,還在四季庭裡迷了一個多小時的路才找到秋山這裡欸!但一想到他被自己的兄長傷成這樣,愧疚感總是多了些。

算了,不想理她就算了,她也不想沒事拿冷臉去貼人家熱屁股(就某方面來說,好像真的是這樣)。就在玉秋風轉身,準備再跟四季庭大戰三百回合時,身後卻突爾傳來低沉的嗓,而且那種感覺……就像是在她的耳旁輕聲細語。

而事實上,的確如此。

……妳是學長的妹妹?」說話吐出的溫熱氣息,充滿她的耳朵和側邊臉頰,一時間玉秋風完全僵住,唯一還有動靜的,就是左胸那顆砰砰亂跳的少女心。

「你……

「叫什麼名字?」

腰間感受到熱度,玉秋風知道那是後方的人的手,可是她卻沒有氣力去撥開他。她垂首,難以掩飾自己身心起了的奇怪反應,香汗直落,紅唇微喘,就在她以為自己就要被對方抱了(此報非彼抱!),只感一陣天旋地轉,那人的臉就近在自己眼前。

「我叫夜麟。」

「夜……

「我知道妳有疑問,這個名字,只有我的家人知道。」

看到玉秋風臉上疑惑更甚,黃泉隱忍著想去捏捏那張粉嫩的臉的衝動,繼續道:「妳……有機會成為我的家人。」

玉秋風花了三分鐘才真正理解黃泉這話的意思,她嗔怒了聲,推開黃泉的雙手轉身欲離,卻聽到身後的人發出清脆的笑聲。要是是平常她早就扁人了!可不曉得為什麼,她卻知道這人並不是在嘲笑她,而且……

……他的笑聲,她並不討厭。

「我們還有機會再見的。」

「是嗎?」她仍和之前一樣沒有回頭,但這次,她的回答讓他有些意外。

……我會期待。」說完玉秋風急急欲離,她想她現在真的需要好好冷靜一下,總覺得今天碰到這個人後就渾身不對勁,或許去和四季庭鬼打牆後會好一些。

「等等……妳的名……」「想知道的話,去問我哥吧。」

受到強大打擊的黃泉砰一聲雙腳跪地,看著不留一片雲彩的玉秋風逐漸在他眼前消失。嗚啊……叫他去問御不凡那個妹控(今天他才真正知道原來他學長是個妹控!),還不如自己先跳進池子裡淹死算了!

就在黃泉很悲劇的走出去,想與蒼月銀血會合準備回家時,在夕色餘暉籠罩的桃花林下,他又看到了那人的身影。

在片片飄飛的桃花瓣下,柔風帶起了那人的烏絲及衣擺,令她的身影顯得更加美艷動人。

果然沒錯……這個人……一定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逃花啊!!!(熱淚盈眶)

黃泉原本想走向前去向她道別,但轉念又想,給雙方保留一點出事(是初識啦!)的朦朧美,何嘗不好?

反正他清楚,在未來的某一天,他與他的小逃花,肯定會在相見的……

呵呵,只要有學長在,他的小逃花一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呼哈哈呼哈哈……

正當黃泉對著落日的天露出猥瑣的笑容時,站在桃花林下的玉秋風卻是一臉賽臉。

「誰能告訴我正堂要怎麼去啊啊啊啊啊~~~~~~~~~~~

桃花紛飛,晚霞絢爛,一場愛與悲劇的戀情,才正要開始。

 

★愛的小番外

校園內桃花紛飛,對某些人來說,那片片的粉色,是初戀的甜蜜及苦澀;而對某些「特定」的人來說,是花痴般的瘋狂追尋……

是的,您還記得嗎?那可愛又兇狠的小逃花傳奇……

 

玉秋風手裡拎著一個紫色的小袋子,停在已經經過第一百零八次的網球場旁,頂頭上的太陽很不識相的異常毒辣,讓玉秋風小小的臉上盡是香汗。玉秋風用手拭開額間的汗珠,眼裡瞪著那些正在揮灑愛與青春的網球人士們,嘴裡咕噥:「弓道部到底在哪裡啊……

早知道就不要答應兄長這種無聊的要求!想吃午餐,自己在學校附近解決就好了啊!只因為她學校今天因為運動會所以補假,他就要自己替他準備午餐,替他送來他的大學。

「記得小妹說過,想來大哥的學校看看的對吧?」御不凡摸摸正在和食譜奮鬥的玉秋風的頭頂,笑道:「大哥的學校,可是比我們天封還要複雜好幾倍喔!是值得小妹挑戰的霹靂黑洞級、變態沒天良的究極體迷宮喔☆」

「大哥你想要害死你小妹嗎?」玉秋風白了他一眼。

不過本來玉秋風就想和御不凡就讀同所大學,所以她一直都很用功的在讀書。這回來他們學校看看,也是能增添對於自己心中目標的確定性吧……

以及,那個人……

自從見過面以後,他就常常藉機跑來家裡找兄長,主要是來捉弄她,所有可能想像得到的曖昧動作他都玩過了,什麼壓牆什麼撲倒樣樣都來,然後他就開始被天封的人馬追殺,卻仍舊樂此不疲。當然他也不是只有來打打殺殺,他也會找自己聊天,天南地北的亂聊。通常都是他話比較多,不過時間久了,玉秋風話也跟著多了起來。

正陷入思緒的玉秋風忽然回神過來,看到一片片粉色自眼前飄過。她眨了眨眼,手不自覺地伸了出來,正巧落了一片桃花花瓣在她的掌心中央。

原來大哥的學校裡,也種了和天封同種的桃花樹啊……藍眸深切地凝看這片桃花瓣,關於與那人的相遇,又再次浮現腦海中。

他說……他叫夜麟;大哥卻說,他叫黃泉。

想起那日在小亭內,他用他那雙細長的眼睛,看穿了她隱藏許久的思緒,玉秋風的臉頰禁不住地一紅……

唉,想那個小眼男做什麼!還是先找到大哥在的弓道部要緊。玉秋風搖了搖頭,繼續她的第一百零九次的鬼打牆。不過這次很幸運的,就在網球場的轉角處,遇到一個背後背著一把弓的年輕人,看樣子此人也是弓道部的。

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命地跑向前:「請問,弓道部要怎麼走?」

……嗯?」那人原本只打算「嗯」個一秒,可當他轉頭,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矮了自己一個頭的玉秋風時,那個「嗯」瞬間被加長了好幾十秒,後面還加了好幾顆讓人不舒服的❤❤❤

玉秋風看清楚來者,瞬間一臉看到鬼的樣子,不過通常看到鬼,臉色應該是變得白慘慘,哪有人像她一樣變得紅通通?

「抱歉我失陪了。」僵直身軀,轉身,預備───

「失陪什麼。」黃泉在玉秋風準備跑路的時候迅速揪住她的衣領,將她抓回自己面前。

「果然,是妳。」原本一副陰沉少話的模樣,在與玉秋風的視線接觸後,馬上變得燦爛萬分。

「呵,看吧,我就說了,我們一定還會再見的……」薄唇勾起一抹輕佻的笑,他伸手,在玉秋風還愣著的時候,替她取下一片黏在她髮上的粉紅花瓣。

藍眸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看著這個小眼睛把那片花瓣放到唇邊……輕輕地吻上一吻。

可惡,為什麼臉會這麼燙?玉秋風慌慌張張地別開視線。唔,這是什麼反應……她不懂,也不想懂啊!!!

……前幾天不是才見過!這回再見,在下就不送了!!」

「喂,不是說要去弓道部?讓夜麟王子我抱妳去吧吧吧吧吧吧~~~

「走開!你這個死登徒子!!」玉秋風朝著後面的惡狼……不,其實是隻大惡兔(?)大吼。

都說惡狼撲羊,這回啊,可是小惡兔撲他可愛的小逃花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