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的雨夜KISS<全>

 
  入夜後突然來了場驟雨,狂風暴雨的簡直可以媲美颱風。街上的行人走的走避的避,或開傘,或躲到騎樓下,或招車,儘可能的不讓雨淋溼自己,畢竟是一天之中的最後階段,大家都不想要因為這場雨而弄遭心情。

  君曼睩下了車,朝著車內的人揮揮手後,沒有傘的她趕緊轉身進入一棟小洋房。她匆匆從包包內拿了鑰匙開門,室內的暖光打在自己身上,她卻只感一陣哆嗦。
  杏眸有些無奈地上望正在滴著水珠的瀏海,君曼睩輕輕嘆氣,脫下涼鞋後順道望看牆上的時鐘。

  原來已經十一點了啊……他,還醒著麼?

  她踏上木板,筆直地往客廳走去,溼透的捲髮、衣袖、裙襬,滴答滴答的沿路滴著水。君曼睩擰起柳眉,緊接著打了一個小噴嚏。
  冷氣開太強了嗎……?她咕噥著,額前又落下幾滴水珠。
  羅喉呢?這個時間他睡了?君曼睩看向長廊底端的客廳,那頭的燈還亮著。既然醒著,怎麼會讓冷氣開的這麼冷……外頭的雨,也應該下了很久了吧……
  君曼睩帶著滿腦子的困惑走進客廳,一眼就讓她瞧見羅喉的身影。他橫躺在沙發上,金髮披散在扶手上。身上穿著一件沒有扣鈕扣的白襯衫及一條休閒褲,他的手抓著一條暖黃色的薄被蓋在肚子上,另手則是拿著一本參考書,打開的頁面就直接壓在臉上。
  看樣子是睡著了吧?君曼睩一邊猜測,一邊放輕腳步。她緩緩走到有羅喉在的沙發前,先是看到桌上擺的一袋滷味,和一杯喝到一半的綠茶。

  「啊……真是,又亂吃了……」君曼睩輕聲,柳眉更加緊蹙。羅喉對吃這點沒什麼講究,通常只要不餓就好,不過君曼睩卻不喜歡他亂吃,總是要親自打點一番,通常就是下廚替他做飯,反正兩個人住在一起,一起在廚房做菜做飯也是一種樂趣。
  冷氣口正好對著正中間的沙發,讓全身濕的君曼睩冷不住又打了個寒。等等就去洗澡吧,不然會感冒,一感冒,羅喉又會緊張兮兮的跑東跑西,到頭來他們的廚房可能又要請人來修一次了……。
  她露出有些無奈的苦笑,傾身,一邊替羅喉拉好被子,一邊取下羅喉蓋在臉上的書本。

  「……!?」君曼睩連聲驚呼都來不及,就被身後一個力道強壓而落。而唇,自是被身下的那人深深地吻著。
  不是沒有被他這般對待,只是每次總讓她措手不及。君曼睩睜著雙水藍的眼,下望掩著眼、表情卻專注的不像在睡夢之中的羅喉。
  看來是自己的晚歸,惹他生氣了……

  事實上,君曼睩對於羅喉的想法,總能猜中個九成。所以這次,她也猜對了。
  他的舌透過她半敞的唇伸了進來,逐漸地感受到他加深的味道,君曼睩開始有些應接不暇,而後更激烈的親吻,像是浪濤般席捲了上來。
  明明自己淋得一身濕,吸滿雨水的衣物黏在身上更顯冰涼。然而此時此刻,被羅喉抱著的她,卻感覺身體似火,而他愛撫的手,正是她的火源。
  「唔……羅……嗯……」君曼睩伏在他未有衣物的胸口,唇仍與羅喉緊密不分,間或發出細碎的呻吟。羅喉的手愛撫著她的後背,輕輕地撥開她吸滿水的衣物,並順手挑開她內衣的扣鈕。
  「等、等等……」這……太快了。「他們」應該還在雨中排隊,如果讓他們撞見的畫面是「XXXXXXXXXXXXXXX」,那該怎麼辦啊!!

  「……誰送妳回來?」他停下動作,仰起臉望著上方的君曼睩。藍眸映著他亂著一頭金髮,卻又如此正經地吃著飛醋的模樣,想笑,卻又不敢笑出口。
  ……如果他真知道是「誰」送他回來,他一定會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問這種問題。
  不過事實上他早就知道了吧,會問根本就是種惡習慣。

  「不說?」
  「羅喉想聽?」君曼睩輕聲,看著不曉得何時被他緊握的右手,而後被他拉著觸上他的唇。
  「我……會想聽嗎?」
  「不會,因為羅喉會不高興。」
  「已經是了……」他沉著嗓,瞇著如焰的赤眼,盯著君曼睩臉上的表情瞧。半晌,最先笑的人,還是她君曼睩。
  「別又那樣笑……」羅喉悶悶,知道自己又在吃無聊的醋(而且還是個假想醋),為了掩飾自己的羞赧,選擇將她按向自己,唇再次貼了上去。只不過貼的不是她的唇,而是她被瀏海遮住的額頭。
  「呃……?」君曼睩有些詫異,用手觸了觸方才羅喉落吻的地方。
  赤眸上望,對著下望而來的藍眸,客廳內一片寂靜,唯有落地窗外傳來的大雨聲,嘩然如斯。
  就在這樣近距離的眼神交會間,已然懂了對方此刻的心。
  而後,便是那抹釋燃的淡笑。
  君曼睩傾身,雙手捧著羅喉的臉頰,將自己的唇小心翼翼地覆了上去。
  「嗯……」這次是比方才還要更深更烈的吻,兩人相互舔舐、吸吮對方的唇舌及唾津,銀液的流動不及嚥入的速度,在交口處緩緩滑落,沾濕了兩人快速起伏的頸子上端。
  羅喉的手隔著潮濕的衣衫,覆上她胸前的柔軟。透過濕衣,使那端粉嫩的頂點更加明顯、亦也更加誘人。
  「唔,羅、羅喉……在這裡,還有……我淋了雨,冷氣這麼強,會感冒……」君曼睩微喘著氣息,視線飄忽地看著那雙厚實的掌,正在她的胸前輕輕揉捏。
  她沒聽到羅喉的回答,心裡暗道不妙……看樣子他是不想停手了,可是、可是他們……
  羅喉的左手已經開始下移,輕輕按壓觸撫著她開始泛起紅潮的肌膚,指尖撫過她纖瘦的腰間肚擠,接著拉開她衣裙的扣鈕,準備更加深入……

  「羅……」
  就在君曼睩準備出聲、羅喉的手指準備長屈指入,走廊上即刻傳來了聽起來就很沒品的跑步聲,下秒,那個讓羅喉額上瞬間爆掉好幾十條青筋的「死人骨頭」,雙手拎著好幾帶香噴噴的炸雞排,容光煥發地出現在客廳門首。
  「哈!看看本大爺給你們這對假夫妻帶來什麼!是雞排喔!雞排喔!!是我和秋風兩人一起撐著愛的小傘,在三犬雞排前等了整整半小時才買到的……」
  注意到客廳的氣氛有些不大對勁,而且好像空氣比剛才進來的還要低了好幾百度,黃泉原本興高采烈的嗓音,瞬間變得和螞蟻蚊子一樣小。
  「曼睩,說好了要帶宵夜,可是我們不知道你們想吃什麼,虛蟜說舞君晚上沒和曼睩一起吃,一定會亂吃些有的沒的,所以宵夜也就跟著亂買一些有的沒的就好……
  「舞君,我,我們,有去租,片子,是鬼片,一起,看。」從玉秋風身後冒出頭來的,是可愛的小正太虛蟜。
啪──啪──啪──
  「……什麼雞排,你們這群死雞排……」
  「呃,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聲音?該不會是電線走火吧?」玉秋風邊說,邊緊張的四處張望。
  「哈……」黃泉當然知道那是什麼聲音,他就是為了聽這個聲音才來的啊!!!!
  「準備好受死了嗎?無知的雞排們。」羅喉緩緩從沙發上站起,兩手交扣在裸露的胸前,發出了「喀咑、喀咑」的聲響。

  「啊──蘿蔔生氣了,蘿蔔要揍人了!!!」
  「囉唆──」
  「啊!小心雞排!我肚子很餓啊!!!」
  「舞君,我、我要,看,鬼片。」

  看著眼前又和平常一樣開始上演著大混戰,被裹成一團的君曼睩嘆了口氣,隨即坐起身,拿起不曉得何時入手的一袋雞排,開始默默地吃了起來,手邊還多了一杯憑空冒出來的珍珠奶茶。
  其實就算君曼睩不提醒,羅喉也一定知道接下來會被打斷……。畢竟黃泉都刻意在門口鳴了那個像是暗號性的喇叭,就好像是在說「喂!蘿蔔!今天我們要住你家啊!」。
  所以羅喉只是想體驗那種被打斷、然後發飆的樂趣吧……看著前方突然有根香蕉飛了過去,君曼睩如是想著。
  唉,君曼睩咬了一口香噴噴的雞排,將目光從前方的大戰收了回來,轉而望向放在桌上、不曉得什麼時候出現的那片虛蟜借的DVD。

  「咦?」君曼睩歪了歪頭,不解,「不是說借鬼片嗎?」
  DVD上頭,用著粉紅色的少女體,寫著:「小小香蕉君受難記」。
  這是什麼片……?君曼睩再將頭歪向另外一邊,一樣不解。

  「打擾我者,死!!!」
  「不打擾你們,我愧對我的老祖宗!!我愧對我的香蕉君啊!!!」
  「那你就下黃泉去見你的香蕉君吧!!!!」
  「你才要見你的蘿蔔君!!!」
  「雞排啊~~~
  「鬼、鬼片~~~~~

  看樣子,這樣的場面,還得維持一個半小時吧。
  總而言之,被打斷慾望的那種感覺是真的非常的……「不爽快」啊~~相信你我都能感受得到!
  總之只能說,抱歉囉,羅喉同學。羅曼的好事,是注定要被泉風打斷的唷❤❤❤❤❤❤

  羅喉表示:「該抱歉的人,是你──!!oooo,你給我死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