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 日 双 一◎副站

關於部落格
  • 1621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HP】LOVE in secret(跩妙)<全>


  
  「哈啊~~」
  長長打了個慵懶的呵欠,跩哥˙馬份睜開疲乏的灰色眼睛,迷茫地瞪著前方。
  想睡。
  他心裡想著,身形跟著微晃,腳步也開始顛簸起來。
  腳下那雙在牆上火把照耀下依舊閃閃發光的皮鞋,在安靜的長廊上,發出甚為嘈雜的不規則音。
  跩哥忽然停下腳步,腳步聲也嘎然停止──他當然知道,廢話!因為那是他自己的腳步聲!他這樣告訴自己別大驚小怪,臉色卻比剛剛還更加蒼白。
  真安靜。
  他緩緩回過頭,冷傲的銀灰色眼睛睇向長廊,直達那看不清的底端。
  昏暗的長廊僅靠牆面上的火把照明,平日看來溫暖的光景,這時看來卻有些灰暗。再加上偶有冷風吹過,更是增添一種謎樣的恐怖感。
  跩哥下意識打了個哆嗦,匆匆回過頭,冰冷的唇間吐了一句像是在安慰自己的「快巡完吧。」
  
  跩哥再度走在長廊上,伸手自口袋中取出懷錶──那是去年父親為祝賀他成為史萊哲林級長所送來的禮物。美齊名說是祝賀禮,倒不如說是一種警告,警告他他在霍格華茲的時間已不多,千萬別以為當上了級長就自滿。
  你要為馬份家族爭取榮耀!跩哥!
  
  他將自己從沉悶的思緒中拉離,看清了掌中懷錶內的時間──十二點十分。
  「過十二點了。」他低聲呢喃,將懷錶重新收回口袋。
  突然他意識到這個時間所代表的涵義,也就是他今晚如此勤奮地在走廊上巡邏,結果竟然都沒有碰上半個人──正確來說,是沒有碰上任何一個可以讓他好好使用級長權力的──愛犯規的葛來分多!
  「好──無聊!」
  他站在原地,發起了牢騷。接著他抽出魔杖,灰色的眼燃燒出憤怒的火焰,朝著空氣胡亂揮舞。
  「啊~~~為什麼今天一個人也沒有!」他揮著魔杖,像是在驅逐什麼妖魔鬼怪,還邊嚷嚷著:「別躲了!」、「快出來讓我扣分啊,臭疤頭三人組!」
  跩哥的腦海裡浮現出這樣美好的畫面:他悠哉地在長廊巡邏,正巧逮到作奸犯科的波特和衛斯里!
  他帥氣地走至他們面前,居高臨下地冷眼瞪著他們,舉起他手中的魔杖,慢悠悠地說:「葛來分多扣20分!」
  「哇!」
  「是馬份!」
  看著他們兩個驚惶失措的表情,他就感到痛快!痛快!
  呀哈哈哈哈哈哈!醜疤頭!!沒想到你們也有這一天吶!!!真難看!哈哈哈哈哈哈!!!
  
  還沉浸在自己世界裡自得其樂的跩哥,將內心的妄想直接在無人的長廊上喊出:「哈哈哈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愚蠢的葛來分──!!」
  「多」字還沒出口,在他魔杖所指的轉角處,忽然間發出一個不該存在在此時的聲音。
  跩哥嚇得臉色更加慘白,隨後而來的,是因為回神而對自己的大驚小怪感到羞慚的薄紅。
  「誰、誰在那──聽到了嗎!?」
  他刻意擺出史萊哲林級長的架勢,舉著魔杖威嚇──雖然連他自己都聽出,那句話的聲音抖得亂七八糟。
  「喵~」
  直到他的灰色眼睛正確地看到映入眼中、那發出怪聲的「東西」,他才放鬆緊繃的心情,然後一道青筋,爬上他的太陽穴。
  「呿!竟然只是隻貓……是麻種那隻醜貓……?」
  角落那隻毛絨圓滾的「東西」聽了他的話,短短尖尖的耳朵晃了一下,慵懶的眼好奇地望著他瞧。
  跩哥盯著牠,嘴邊咒罵一聲:「哼!嚇人啊!」
  說完,跩哥頓時覺得舒爽許多,他抹抹額間滲出的冷汗,誇張地呼了口氣,雙眼再次落到昏暗的角落。
  除了毛茸茸的大貓,還可瞥見一截屬於葛來分多外出斗篷的邊角──這回他終於看清楚,這個角落除了那隻醜貓,竟然還有牠的主人──妙麗˙格蘭傑。
  他的心不曉得為何,喀噹了一下。
  「喂,麻種。」
  他走到她身側,依循著習慣,毫不客氣地開口叫了她一聲,然而妙麗卻仍舊蜷縮在角落,雙手環著曲起的雙腿,頭埋在這之中。
  居然沒反應?是睡著了?
  
  四周很靜,跩哥能聽到她沉穩的呼吸聲,灰色的眼睛盯著她的身影,見她沒有動靜,抿著的唇口緩緩開啟:「……為什麼會睡在這──」
  回應他困惑的,是待在妙麗腳邊的歪腿。牠懶懶地「喵嗚」一聲,扭動牠豐厚的頭顱,左右搖晃著,接著又有些傲慢的──當然這是跩哥自行的解讀──將臉別向一邊,儼然就是一副「懶得跟你多說什麼」的模樣。
  看著歪腿的態度,跩哥火氣又上來了,青筋一突,他朝牠壓低著嗓音怒聲:「又不是問你!」
  這時候,他注意到在妙麗依著的膝首間有樣東西,而那樣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原本還想開口強行叫她醒來,並外加扣分的跩哥,嘴巴頓時閉緊。
  基於好奇心,他小心翼翼地湊近妙麗,想將那個東西瞧個仔細。
  沒想到他剛接近她,才嗅到屬於她身上那股淡淡的甜香,就像是感應到他的存在般,她先是含糊地發出悶聲,接著雙眼猛然一睜,似是受到驚嚇般倏抬起頭,外加有些焦躁地驚呼:「睡著了──!!」
  「碰──」的強大撞擊後,是兩個年輕男女的哀鳴聲。他們一個摀鼻一個扶額,表情都沒有好看到哪裡去。
  「你……還好嗎……?」首先開口的是妙麗,她說話時,還有濃重的疼痛鼻音。「不知道撞到你哪裡,真的很對不──」
  當妙麗看清楚跌坐在眼前的那個人究竟是誰時,她的話馬上斷了開來。
  
  坐在地上的跩哥以雙手摀著他被撞傷的鼻子,蜷縮著身體不斷顫抖,金髮下含糊地冒出一句:「喔我受傷了──我受了很嚴重的傷……」
  他半是認真、半是裝模作樣的哀號,想引起這人的注意,並且計畫等下要怎麼好好「懲罰」她。然而,妙麗卻是發出一個極為平板、且聽來似乎還有些不愉悅的嗓音,輕輕滑出聲:「啊?是你啊──」
  他抬起臉,對上妙麗那張臉──她一副像是看到什麼無藥可救的蠢東西的模樣,讓他更加惱火。
  「幹麼?」發現他在瞪她,妙麗也不甘示弱地回瞪。「真該撞斷你鼻子。」
  「我才想問妳幹麼,告妳喔!」他也不假思索地吐出這話回敬。
  
  妙麗不說話了,尚有些惺忪的褐色眼睛靜靜地盯著他瞧,他捂著發疼的鼻子,心中疑惑。
  她突然的靜默,以及她的眼神……都讓他感到有些不自在,可又不曉得該說些什麼──要說「妳撞斷了我優雅的鼻子!要怎麼賠償我!?」還是直接說「葛來分多扣10分」嗎?
  正當他還在思考到底要說些什麼時,妙麗卻是抱著她懷中的東西,閉起眼,站起身,看起來準備要離去。
  坐在地上的跩哥仰臉望看轉過側身的她,怔愣了幾秒,馬上反應過來,俊俏的臉上露出有些傲慢的表情。
  「喔?不打算道歉?想裝做沒事嗎?」
  這句話,果然成功讓妙麗回過頭。兩人同樣伶俐的目光,在一片昏暗之中擦出火花。
  「哼,真不愧是有禮貌的葛來分多啊──」他挑起薄唇,冷笑道:「妳說,這該扣幾分好呢──」
  「速速前!」
  跩哥還沒完全反映過來,原本在他手中要拿來扣分用的魔杖就這樣飛了出去,飛到站在他前面的妙麗手上。
  他瞪大雙眼,灰眼睛在他空空如也的手中、及她握著她魔杖的手來回。
  掏魔杖的速度好快,還起風了!天啊!!有沒有這麼誇張!!
  喂!現在不是佩服她的時候啊跩哥˙馬份!!!
  自知理虧的跩哥垂頭喪氣地低下臉,金髮無力的垂在耳旁,他啟唇,低聲囁嚅:「……可商量。」他的可商量,當然指的是扣分一事,不過顯然妙麗一點也不在乎。
  
  「給你。」
  他聽到頭頂上傳來妙麗的聲音,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這兩字聽起來好像有點溫柔──溫柔得不像那個兇悍的妙麗˙格蘭傑。
  跩哥有些疑惑地抬起臉,「給我?」他這一抬,還沒有看到妙麗的臉。「不是給魔杖嗎──?」
  再一次,昏暗的長廊角落響起了悲劇的「碰」撞聲。
  妙麗手中的東西,已經從她手中緊密地「塞」到跩哥的臉上,接著十分壯烈地緩緩滑下,跩哥整張臉,瞬間浮出一個火紅色的長方形印子。
  他哀叫一聲,雙手再度掩臉,痛苦的縮成一團。
  這次真的沒有裝模作樣了!他是真的很痛!!跩哥捂著臉、捂著他可憐的俊挺鼻樑,在腦裡胡亂把葛來分多上上下下的人全都咒罵了一番。
  等到他從疼痛中恢復過來,他才有餘力看掉到他盤起的雙腳間的東西。
  盒子?
  站起身的他一手捂著鼻樑,一手拿著那個東西。
  有點重量,裡面是什麼……?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亦或者她內心有鬼,妙麗像是在解釋些什麼的、卻又裝作一臉平靜且蠻不在乎地開口:「那裡面是──昨天歪腿生日吃剩的蛋糕。」
  跩哥還沒從錯愕中回神,妙麗接著又補了他一刀:「哎,不是想要道歉嗎?這個就當作賠罪,全部給你囉,呵。」
  「什麼!喂!!」
  還有最後的那個笑音是怎麼回事!?他跩哥要的賠償怎麼可能只有這樣!!!至少要「那個」和「這個」啊!!!而且這樣的賠罪還是別人吃剩的!!!重點那個別人還是她那隻醜貓!!!
  跩哥還在他的世界裡晴天霹靂,妙麗卻毫不留戀地轉身,並喚了喚腳下的愛貓。「歪腿!走了!」儼然準備離開。
  他看著她決心離去的背影,簡直是欲哭無淚。他從頭到尾都弄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妳、聽人把話說完啊!」我要告訴我爸!!妳完了!!!」跩哥情急之下,又將他老爸給搬了出來,而且若是現在有旁人的話,肯定會看到平常那個自恃甚高的跩哥˙馬份的眼角,竟然會閃爍著淚光!
  
  「生日快樂。」
  妙麗突然停下腳步,已經夠讓想追上去的跩哥訝異了,結果沒想到後面那一句,聽得他腦袋一片空白。
  「咦──」
  他發出困惑的驚呼,在此同時,他似乎瞥見了她的側臉、及微微露出的背頸,浮出一片引人遐想的玫瑰紅。
  跩哥感到自己的心,在那一瞬間跳得更加快速。看著妙麗的背影,他還想繼續問,卻聽到相較於剛才那些話,變得萬般清晰的兩字。
  「歪腿。」
  她說著,低頭親吻了牠。
  內心那股異樣感,就這樣被她這兩字擊碎。跩哥原本那張錯愕中帶有期待的淡粉臉龐,瞬間黯淡了下來。
  「──說的也是。」他低聲,還帶有些許嘲諷。
  是啊,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麼?期待從那個女孩身上獲得什麼?
  別傻了跩哥,你和她,是敵人,永遠的敵人!
  
  跩哥沒有去看妙麗離開時的背影,也忽略了她離去時輕柔的腳步聲。
  不曉得過了多久,在他終於將那些混亂的情感拋開後,他垂頭喪氣地坐回地上,並大叫一聲:「啊啊,沒心情了!」才感覺比較示懷些。
  那又怎麼樣?是吧!這只是一個賠罪,亦或許,可以說是種賄賂,在於那個麻種並不想因為葛來分多扣分才給他的!!而且還是吃剩的!哈哈哈哈!
  他給自己自圓其說,讓自己好過些,這從來就是他的強項。
  
  不過──跩哥盯著手中那個略沉的盒子──居然……生日只差一天。
  腦海裡瞬間浮出那隻蠢貓得意的笑臉,外加那幕妙麗憐愛般地親吻牠的畫面,讓跩哥的怒火頓時又升起來了。
  可惡!
  不曉得為何臉側多了些許紅暈,跩哥卻忽略那樣的感受,煩躁地揉著他的金髮,邊碎碎唸、邊謹慎地去打開放在地上的盒子。
  「不會爆炸──吧?」他嘀咕,下意識閉起半隻眼睛。
  映在他另外一隻灰眼睛裡的畫面,驚訝的讓他原本閉起的左眼也跟著睜開。
  「……是完整的蛋糕……」
  他輕聲,且不敢置信。他盒上蓋子,拿起不曉得什麼時候回來的魔杖,在盒子上揮了又揮,再打開,在盒子裡的,仍是那樣完整的蛋糕,蛋糕上面還用糖漿寫著:HAPPY BIRTHDAY。
  跩哥認得出來那是她的筆跡,再回想起方才妙麗的那些舉動,竟讓他的臉脹得通紅。
  跩哥不是笨蛋,他相信,妙麗也不是笨蛋。
  
  「呿。不難吃。」
  像是在小心的呵護著什麼,他小心地拿起一塊自行切割好的蛋糕,送入嘴中,然後朝著空氣發表出這樣的感言。
  蛋糕並不甜,想必妙麗是知道他的口味。
  可是他的心,卻甜的過分。
  「不過也太大塊了,想撐死我嗎?」
  跩哥嘖了聲,酡紅的臉頰下,那微挑唇角,還沾著一塊甜蜜的蛋糕屑。
  
  
  
  
  
  FIN.
  
  首先還是要好好感謝阿愆同意讓我改寫,阿愆的跩妙本真的是把我帶進跩妙的金鑰匙!!整個就是超有愛!!也因此能改寫這篇真的是我的野望!!如今實現了!!真的是太激動也太感動了喔喔喔>//////<
  
  大家如果有手中有阿愆的跩妙本《LOVE in secret》,對這篇文章肯定不會陌生!!因為是改寫,所以我也沒有增加太多額外的劇情,也是因為我沒有時間寫(嗚嗚寫這篇好罪過!!我又沒讀書了嗚嗚),要不然我一定可以寫個一萬兩萬字的(外加臉紅心跳的耶取喔呵呵呵呵)
  
  相較於阿愆整篇都很甜很嗨的跩妙,我寫得有稍為虐到點就是(?)沒辦法我就是想虐嘛虐人很好的呵呵呵呵~~~~(不)
  不過基本上還是都是甜的啦(基本上?)欺負跩哥真的好快樂!!(不)
  
  
  是說沒有看過阿愆的跩妙本也沒關係,希望能透過這篇文能夠讓大家感受到阿愆畫筆下十分可愛的跩妙!
  然後也多多支持阿愆的跩妙本喔雖然它已經完售了(不)
  
  
  阿愆的跩妙本還有一篇,如果有空希望也能改寫,特典的話嗯……(嗯?)
  一切再說(艸)總之希望大家喜歡這篇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